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一船人,戰士連同婦孺,全部葬身大海。

而更讓麥克弗森心痛的是,船上還有貨物啊,還有金銀財寶啊,哪個貴族經得起這麼大的損失啊!

他眼眶都紅了,咬牙道:“打旗語!都停下來!和周元同歸於儘!”

佩德羅麵色嚴肅,正色道:“總督閣下,我等這一句話很久了。”

麥克弗森道:“其他船停下之後,我們立刻起航往南走。”

佩德羅愣了一下。

麥克弗森大吼道:“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!他們停!我們逃!”

“你難道真想死在海上!你冇有親人嗎!你冇有父親和母親嗎!他們都在佛朗機等你回家!”

佩德羅麵色嚴肅,道:“總督閣下,作為騎士,作為一個海軍戰士,我們應當…”

“放屁!”

麥克弗森打斷道:“我不是騎士!更不是戰士!我是貴族!”

“我追逐的是財富和權力,而不是什麼狗屁榮耀!”

“現在!立刻!馬上!去傳達我的指令!”

與此同時,恒高艦上,周元看著前方停下來的佛朗機戰船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他緩緩道:“聖母姐姐,你瞧見了麼?隻停下來了兩艘戰列艦和一艘巡洋艦,還有一艘艦在往前跑。”

“麥克弗森那條老狗,終究還是怕死了。”

李玉婠一邊剝著花生,一邊說道:“所以現在怎麼辦呢?”

“其實你早已想好了要怎麼做對不對?但是我這麼問,就顯得你很有存在感,你就可以得意咯。”

她講花生米喂到周元的嘴裡,笑道:“說吧,我就喜歡看你得意的樣子。”

周元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,撓了撓頭,道:“我當然不能和他打到底,雖然我們占據了一些優勢,但根本無法強行團滅麥克弗森,繼續打下去,我們隻會把自己拖垮。”

“能在各種有利條件的積攢下,乾掉對方一艘巡洋艦,其實已經很不錯了。”

“我已經提前給了命令,對方停下,我們就撤退。”

李玉婠道:“所以,你還是忌憚荷蘭人。”

周元點頭道:“是啊,我們的船來之不易,要是倒在這裡,荷蘭人又怎麼處理?”

“軍費的開支,不是一朝一夕的投入,是歲歲年年的持續支出,不是大國,養不起啊!”

“所以我們要謹慎,要保持戰鬥力,爭取找到一錘定音的機會。”

“然後開海開商,讓大晉沿海繁榮起來,帶動整個大晉的產業繁榮,才能持續投入軍費。”

“勇攀高峰,立足世界,這是一盤大棋,也是改變民族命運的偉大事業,區區一個麥克弗森,可不值得我不顧大局。”

“撤!撤回興化府內灣!修補戰船!等待後續大戰!”

李玉婠把茶遞給他,輕輕道:“關於後續,你是不是已經想好了?”

周元喝了一口,才苦笑道:“聖母姐姐,你現在已經這麼聰明瞭,我還怎麼裝聰明啊!”

“那好嘛!”

李玉婠笑道:“我這麼問,元帥大人,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呀,麥克弗森都跑了,我們是不是放虎歸山了?”

周元都樂了,把她摟進懷裡,道:“當然不是,如果你站在麥克弗森的角度去分析,你就會發現他下一步的計劃。”

“潮商的貨是運往南洋了,那些可都是錢啊,麥克弗森難道就不能慢慢去南洋等著麼?到時候直接搶真金白銀,那不比搶貨更實在?”

“我們總不能跟著去吧,畢竟荷蘭人就在東番島駐紮著呢,他肯定會這麼想。”

李玉婠眨了眨眼睛,笑道:“真的嗎?”

周元道:“你猜!”

李玉婠抱著他的手臂,道:“我一個婦道人家,除了會點拳腳功夫,也不懂這些啦。”

這…這怎麼有一種爽文既視感?我一個婦道人家,也不懂這些,你們有事就找我那個不成器的武神兒子吧。

聖母姐姐真是越來越會裝了。

周元笑道:“麥克弗森…我也猜不透,不過我們大可以試試,拭目以待。”

……

“去不得了。”

麥克弗森看著風浪翻湧的海麵,臉色顯得很是疲倦。

他照例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,緩緩道:“本來打算是去南洋的,他周元不敢讓戰列艦離開大晉沿岸,我們便可劫掠潮商回來的船。”

“但現在…我們的船亟待維修,隨時可能出問題,根本經不起長時間飄在海麵上。”

“同時,死了一船人,軍心收到巨大的打擊,許多婦孺也情緒化嚴重,冇有安全感…”

說到這裡,他深深吸了口氣,道:“我們需要登陸修整,需要一場勝利來找回信心,需要錢財來安撫人心,需要很多東西。”

佩德羅道:“總督閣下,我們還能去哪裡登陸?現在大晉海岸都被封鎖了,難道我們要找地方登陸作戰?那又能堅持多久?”

麥克弗森道:“騎士,我已經強調過很多次,戰爭靠的不是勇猛,而是智慧。”

“你該不會認為,麵對戰船出海的大晉,我完全冇有做備用計劃吧?”

“我從來不傲慢,我早已計劃好了當戰爭失利之時,我們的落腳點和翻盤點。”

“下令吧,我們往東,該去找盟友了。”

他一口飲下紅酒,終於舒暢了很多,笑容也因此浮現了上來。

“戰爭嘛,總是有鐵的法則,此消彼長,各領風1騷,那是常有之事。”

“我們在濠鏡失利了,便從其他地方找回來,給周元一個大大的驚喜!”

“為了美好的明天,為了財富,乾杯!”

佩德羅看了他一眼,皺眉道:“總督閣下,你總是這麼樂觀,但每次樂觀的結果,似乎並不儘如人意。”

麥克弗森把杯子放下,冷冷說道:“騎士,你應該學習的不是戰爭,而是禮貌和風度。”

佩德羅道:“被人追著逃命,可算不上什麼風度。”

麥克弗森想過動粗,但看了一眼對方壯實的體魄,還是忍住了。

騎士,果然是迂腐不堪!

果然是一群肌肉決定腦子的蠢貨!

失敗,誰能保證自己不失敗?

笑到最後的,纔是贏家!

麥克弗森回頭,看向北方,冷聲道:“周元,我承認我低估你了,但我還是那句話…大海不是你能逞英雄的地方。”

“你太年輕了,我們走著瞧!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