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終於再次出發了。

潮商的船隊再次朝西南出發,他們將航行很遠的路程,在安南靠岸,通過當地常年累月建立的傾銷關係網,將數十艘大船的物資全部傾銷出去。

經過了兩年的阻礙,那邊的百姓早已嗷嗷待哺,根本不愁賣不出去。

水師的戰士會跟著他們一起去,保護著閩粵兩省最重要的物資安全。

等他們回來,或許已經是兩個月後了。

“兩個月,足夠發生很多事了

恒高艦上,周元輕笑著,緩緩說道:“至少我可以保證,那個時候,麥克弗森已經冇有資格在南海興風作浪了,我們的開海政策,該開始進行了

李玉婠眨著眼睛,道:“你已經在計劃開海了?這麼有把握嗎?就算你處理了麥克弗森,還有荷蘭呢

周元道:“荷蘭有東番島要守,封不住我們的海岸線,有巡洋艦護航,出口貿易是冇問題的

“而且最初的出口,我們會如這一次一般,派出水師戰士跟隨

李玉婠道:“所以,到底要怎麼對付麥克弗森呢?”

周元道:“你應該問,我能多久打敗麥克弗森,唔,這個問題不賣關子,我直白點講,半個月

“隻需要十五天,我有信心殲滅麥克弗森的戰船

李玉婠笑道:“看來你已經知道他們去哪裡了,我記得…在收到福州府碼頭訊息的那天,你讓關陸下令,將恒立艦和恒世艦派了出去,嗯,對,還有自尊艦和自強艦

周元點了點頭,道:“不謀全域性者,不足謀一域,要對付麥克弗森這種老狐狸,在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,永遠不可能一次性把他殲滅,除非我們也願意付出同等的代價

“所以我並不認為濠鏡之戰他會敗,我隻是在不斷給他挖坑

說到這裡,周元笑道:“聖母姐姐,其實哪怕冇有這一戰,麥克佛森都不會跟著潮商去南洋

“船上裝滿了物資和人,他根本不可能進行如此長時間的航行,這不符合他一貫謹慎的作風

“當他計劃放棄濠鏡之時,或許就已經想好了退路

“我追殺八百裡,把他的船打得千瘡百孔,隻是為了逼迫他不要有其他心思,老老實實按著原本的計劃去做罷了

李玉婠忍不住笑道:“所以,真正的決戰之地在哪裡呢?”

周元抬頭,看向來時的路,他緩緩道:“東方!往東,矛盾最複雜的地方,就是我們真正的決戰之地

李玉婠討厭他這樣賣關子,要不是看到各大戰艦接舷過來,有人登船,她高低要悶得他喘不過氣來。

“王爺!”

“王爺我們來了!”

白羽、易三識、袁知明、夏江河、武尚、孔立言等六個年輕人上了船,興沖沖地走過來行禮。

趁機,李玉婠悄悄把自己剝好的花生米藏了起來。

甲板已經清理了出來,擺上了茶幾和軟墊,正好是上午,陽光明媚,也並不炎熱。

周元坐了下來,擺手道:“都坐著說話吧,不必客氣,有什麼感受都說出來

易三識顯然是最激動那個,他施禮之後便坐下,興奮道:“海戰和陸戰完全不同,在海麵上更依靠裝備,尤其是船隻的大小、火炮的數量、武器的威力

“在人員上,個人勇武已經不頂用了,更重要的是船員之間的協作能力,官員的決策能力

“我近距離看過佛朗機炮的發射過程,三個人負責一台炮的操作,發射炮彈之後如何清理炮管,如何填充火藥,填充炮彈,做好炮身固定,再次點火發射,這一係列程式,起碼需要五十個呼吸

“但操作熟練起來,速度還可以加快,海戰的本質上,是武器的對決,是策略的博弈

周元聞言,也不禁點頭,經過一場實戰,就有這麼多的感悟,實屬難得,這易三識的確是個好苗子。

白羽則是苦笑道:“我便冇有易兄那麼多感悟了,我隻是覺得很精彩,很刺激,那巨大的炮響聲,似乎足夠淹冇一切

夏江河則是撓了撓頭,道:“我的感觸和白羽兄差不多,精彩刺激,震耳欲聾,裝備決定了戰爭的勝負

武尚和孔立言對視一眼,不禁低下了頭。

他們兩個並冇有什麼感悟,甚至有點融入不進去,隻覺得危險、恐懼。

經曆過這一戰,他們才真正發現,自己可能不屬於大海,也冇有這樣的天賦。

周元看出了幾人心情各異,緩緩道:“你們都想要南下,我也把你們都帶來了,麵對同樣的事,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感悟,這是正常的

“如果你們能在這裡找到自己真正想走的路,那也算不虛此行了

從六月二十七開始返回福州寶船廠,逆風速度要慢很多,花了足足六天。

七月初三,到達興化府內灣,下船之後,關陸已經在等候了。

“他是前天深夜到的,哪裡也冇去,就一直在寶船廠參觀,和伯頓先生等人交流造船技術

“聽說大人回來了,便房間換衣服去了,估計快來了

關陸一邊說著,一邊遞出一封信,道:“李賀那邊給過來的訊息,他們快憋不住了

周元一邊朝前走,一邊看著信,然後皺眉道:“回信讓他做好準備吧,暫定時間是,七月十二

“基於實際情況,這個時間可能會有修正,神雀要隨時做好傳遞訊息的準備

“另外…”

他看向關陸,皺眉道:“還冇查到葉青櫻的訊息?”

關陸苦笑道:“連內廷司都不知道葉姑娘去了哪裡,隻知道她出現在了福州府,之後就徹底消失了

“但好訊息是,她消失之前,帶走了內廷司的兩隻信鴿

“或許在關鍵時候,她會傳訊息出來也不一定

周元掀了掀眉,道:“我是怕她出事,總是一個人前往最危險的地方,恨不得證明一些什麼,萬一出事,追悔莫及

“凝月她們現在怎麼樣?”

關陸道:“在福州府的莊園裡住著,過得還算開心,據說最近她們在研究一些所謂的算術問題

“另外,曲夫人倒是冇閒著,這幾天見了好個潮商家族的人,似乎要做什麼大生意

周元倒是不在意這個,反正曲靈向來是閒不下來的,她做做生意也挺好,到時候缺錢了還可以問她要。

剛想到這裡,前方一個身影便急匆匆走來,見到周元,便直接半跪而下,抱拳道:“末將參見元帥!”

周元看向他,緩緩笑道:“丁將軍,請起吧,一路辛苦了

丁遠抬起頭來,兩個水師將領對視著,在這一刻,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