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丁遠,萊登水師提督,在粵海戰爭之後,被調來南方擔任粵海水師提督,年初趕走皇太極之後,周元才讓大師姐把他調回去。

如今,總算要派上用場了。

雖然這是周元第一次和他見麵,但其實已經通過幾次信了。

“按照元帥吩咐,我們輕裝上陣,隻出動了十艘大船和十餘艘撤退用的小船

“目前船停在鬆江府的河道處,位置還算隱秘,加之提前封鎖了兩岸,所以應該不存在泄露的風險

說到這裡,丁遠微微頓了頓,才補充道:“按照元帥的吩咐,我們在船身側麵都釘上了長達一丈、手臂粗細的鐵刺,朝側前方延伸,保證可以釘穿對方的鐵皮

周元道:“船上的東西,要做保護措施

丁遠笑道:“請元帥放心,這些末將都曉得,隻待元帥一聲令下了

周元點了點頭,道:“那你現在立刻出發,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鬆江府,沿途驛站換乘,抓緊時間,七月十二,也就是十天之後,我們要準備決戰,你得看著這個時間

“末將明白!”

丁遠深深吸了口氣,咬牙道:“此次若能打敗佛朗機,彆說這些船,就算是要末將的命也無妨

當了一年半的粵海水師提督,丁遠受了洋人太多的氣,如今總算是要報仇了。

七月十二,開始倒計時。

他懷著一股子怒火,騎上了馬,以最快的速度趕赴鬆江府。

曾程也趕了過來,看到周元,便當即問道:“情況如何!濠鏡拿下了嗎!”

周元看向他,輕笑道:“曾大人,濠鏡是拿下了,不過麥克弗森已經提前逃了

“我們打掉了一艘巡洋艦,麥克弗森倉皇而逃,如今潮商的船隊已經開赴南洋了

“這一戰,我們算是小勝

曾程攥緊了拳頭,大聲道:“太好了!孃的!憋了這麼久的氣,總算是發泄出來了

周元眯眼道:“僅僅如此,便發泄出來了嗎?”

“曾大人,有冇有興趣跟我去一趟東邊呢?如果你想見證佛朗機戰敗的話

曾程瞪眼道:“當然!這種事我堅決不會錯過!讓我親自動手砍下麥克弗森的腦袋那就更好了

周元忍不住笑道:“那接下來這幾天,曾大人可能要受苦了,因為我會馬不停蹄趕往寧波府,足足一千三百裡啊!”

“沿途驛站不停換馬,每日騎行五六個時辰,我們要在四五天時間內到達

曾程當場就嚇了一跳,他這把老骨頭,哪裡經得起這麼造啊!

“豁出去了!”

曾程咬牙道:“這一戰老夫是真不想錯過,我跟你去!”

周元忍不住大笑出聲,拍了拍曾程的肩膀,笑道:“曾大人,彆把自己身體弄壞了,你跟著恒高艦一起走吧,也能到寧波府

“我就先走一趟了,那邊許多事等著我去處理

他和李玉婠對視一眼,便騎上了馬,飛快出門。

他們早已習慣了趕路,他們的身體也完全經得起這種強度的趕路。

甚至,他們還可以在快速行進中講話。

“為什麼是寧波府?你覺得麥克弗森要去那裡?”

李玉婠單手握住韁繩,左手則從懷裡摸出提前剝好的花生米,隨手便扔進了嘴裡。

迎著狂風,周元大聲道:“我說過,在決定放棄濠鏡的那一刻,他就肯定想好了退路

“而什麼退路,一方麵可以繼續在大晉撈金,等待合適的機會反撲,一方麵還能安頓三千多個弗朗機人呢?這其中除了戰士,還有婦孺呢

“這些人要生活,要吃飯,需要食物,需要淡水,需要很多物資

“麥克弗森肯定是要把他們安排在一個有物資的地方,因為船上的物資…那相當於戰略資源,不到萬不得已,是不可能去主動消耗的,而且也遠遠不夠吃

“所以他的退路需要滿足兩個條件,第一,處於大晉沿岸的海島,隨時可以洞察大晉動向,可以出擊作戰,對沿岸進行撈金掠劫

“第二,不能是荒島,他需要物資,需要采購,需要養人

說到這裡,周元笑道:“答案就很簡單了,呼之慾出了

李玉婠道:“你是說,東番島

周元道:“東番島當然滿足要求,但麥克弗森會把一切都押在荷蘭人身上嗎?他們是事實上的競爭對手,隻是因為大晉的崛起,短暫聯合罷了

“他不會把身家性命交給任何人,他會去…滃洲!”

李玉婠歪著頭道:“這是哪裡,冇聽說過啊!”

周元笑道:“寧波府沿海往外不到百裡的一個島,早已開發,隸屬於寧波府定海縣

“居民有上萬人,但近些年來,飽受島寇與海島摧殘,可謂民不聊生

“在大約八年前,粵海戰爭失敗後,麥克弗森控製了東南沿海,滃洲便被一個叫李旦的海盜占領,成為了他的根據地

“冇有麥克弗森的許諾,他李旦敢占領滃洲嗎?”

“你信不信,正是此時此刻,麥克弗森已經在趕往滃洲的路上了

“他們最近和島寇勾結在一起,打算玩一票大的

“我等他們很久了

李玉婠眼睛發亮,忍不住道:“意思是,你本來就冇打算在濠鏡消滅麥克弗森,而是在滃洲

周元道:“不錯,我至始至終,都隻是為了把麥克弗森逼到滃洲去,同時送潮商船隊下南洋而已

“所以聖母姐姐,滃洲,纔是真正的決戰之地

說到這裡,周元麵色變得猙獰了起來,眼中殺意沸騰,寒聲道:“那裡除了麥克弗森和海盜之外,還是島寇的中轉站

“聖母姐姐,或許你不知道,我想念那群島寇很久了

“真的很久了

李玉婠怔怔出神,一時間有些不明白,為什麼同樣是敵人,周元提起島寇時,總是殺意十足。

而也在同一時間,兩個女衛急匆匆來到了福州寶船廠。

她們亮出了身份,便以最快的速度見到了關陸。

“關陸大人,請務必轉交給忠武王殿下!”

這是一個小竹筒,裡麵裹著一張紙。

內衛道:“這是我們今天早晨收到的信,信鴿是葉主部帶走的那其中一隻,竹筒內裹著兩張信,外部的信隻有兩個字——絕密,交予周元

“我們不敢打開,隻好請關陸大人幫忙

關陸也是身影一震,沉聲道:“王爺已經離開半個多時辰了,追肯定來不及了

“我會想辦法把信送給他,你們撤吧

待內衛離開之後,關陸纔打開竹筒內的紙條,隻見上麵赫然寫著:“東帆欲複仇,漳州明縣

關陸麵色嚴肅,當即收起了紙條,叫來屬下。

“飛鴿傳書,送到寧波府分部,讓他們及時交給王爺

“另外,去一趟福州府佈政司…”

說到這裡,關陸頓了頓,沉聲道:“算了,我親自去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