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吃飽喝足,周元等人走出客棧,由莊玄素提議,出城前往寧波府治下之奉化縣。

“寧波府有五個縣,分彆是鄞縣、慈谿縣、奉化縣、象山縣和定海縣

馬車上,莊玄素介紹起了這裡的基本情況:“定海縣就是滃洲所在,已經被海寇占領,成了海寇、島寇的中轉地,用以囤積物資、戰時休養、長期駐紮,粵海戰爭的失敗,讓我們失去了對那裡的控製

“島寇依托滃洲,對各府各縣入侵劫掠,因不滿大晉朝廷的鎮壓,他們甚至發動了數次大屠殺,不是搶劫,不為財物,就是單純的泄憤

“其中,寧波府的象山縣和奉化縣是最淒慘的,兩地被屠殺都超過上萬人,屍骨如山,血流成河啊

“奉化縣的城門口有一麵碑,可以幫我們更瞭解這裡的局勢,尤其是世家大族乾的惡事

奉化縣距離寧波府並不遠,在黃昏時分,他們就到了這裡。

而這一路上,周元都坐在靠窗洞的位置,撩開簾子,看著四周。

他一個人都冇有看到。

這麼長的官道,一個人都冇有,但卻有無數的屍骨,死亡時間各不同,有的腐化,有的已是白骨,有的全身染血倒在路邊。

黑暗是會侵襲的,當匪寇在這裡燒殺搶掠之時,活不下去的青壯年百姓,很可能就會聚山為匪,也開始燒殺搶掠。

到了奉化縣的城門,周元纔看到稀稀落落有人出現,幾乎都是老人,提著東西,或者挑著擔子,看到馬車就連忙避讓,縮著頭迅速離開。

這裡的屍骨更多,尤其是城門左邊二十丈左右的位置,地上鋪滿了屍骨,蒼蠅亂飛,一股滔天惡臭。

莊玄素冇有在乎這些,而是朝著那邊走去,撥開屍體之後,終於露出了一麵碑來。

碑已經破裂,上麵的字已被摧毀,鮮血已經將碑體覆蓋,隻能看到漆黑的汙漬。

周元道:“這就是你說的碑?”

莊玄素點了點頭,道:“昭景六年,島寇再次組織起八百人登陸入侵,寧波府守備蘇牧帶領三千精銳,星夜趕赴象山縣,與島寇作戰

“他冇有輕信世家大族的情報,實現的保密也做得好,打了島寇一個措手不及

“由於提前封鎖碼頭,島寇上不了船,隻能亡內陸逃,一路逃到了這裡

“蘇牧驍勇善戰,謀略不俗,三千大軍兵分五路,把島寇堵在了這裡,圍而殲之,創造了大晉對島寇最大的一次勝利

“然後故事就來了,原奉化縣令及寧波知府,上書朝廷,說蘇牧殺的不是島寇,而是島寇之國前來歲貢的使臣,把島寇的身份洗白,把蘇牧的行為抹黑

“陛下自然不會信這種洗白,但…楊國忠與王倫兩人,裹挾浙黨數十位朝臣,以萬民書及世家大族提供之物證、口供等證據,要求陛下治罪蘇牧,還島寇公道

“宗室方麵,福王親自出麵,攜帶宗親族老,在太廟祭奠之時,大鬨一場,再次給陛下施壓

“朝中勳貴,包括邱桓等人,也在宗室陣營之中

“他們都要陛下追究蘇牧屠殺睦鄰友邦來之罪,要滅蘇牧滿門

“陛下迫於各方壓力,最終判了蘇牧流放之罪

說到這裡,莊玄素苦澀歎息道:“蘇牧是年輕小將,血氣方剛,不堪受辱,於奉化縣外五十裡軍營駐紮處,拔劍自刎

“世家大族找到了他的屍體,卻隱瞞不報,說蘇牧畏罪潛逃,出海為匪

“各大朝臣、宗室勳貴,齊名上書,要陛下滅門蘇家

莊玄素看向周元,道:“陛下答應了,蘇家一個都冇能活

周元沉默,隻是看著這破裂的碑體,情緒翻湧。

莊玄素道:“陛下繼位以來,就一直處於被架空的狀態,在不斷與宗室勳貴和朝臣鬥爭,不斷取得小的勝利,卻冇有大的改觀

“我親眼見證了陛下如何忍受各方壓力的,夙夜難寐,痛心疾首,肝腸寸斷,為了朝局苦苦支撐

“周元,你可以詬病陛下貪戀皇權,以至於幾乎失了理智,但…你不可否認,陛下有今日,隻因心繫天下,隻因心繫江山

“如果冇有她,這天下早就爛了,根本等不到你長大,或許大晉就已經冇了

“如今你功成名就,權傾朝野,自然可以站在高處,去抨擊陛下的無能與權欲,但你至少要清楚,陛下也把這天下的罵名,都獨自背了

“滅門蘇家,陛下成了讀書人暗地裡唾罵的毒婦妖妃,但陛下卻從來不去在乎這些,她隻是在專心做事,爭取有一日,把權力握在手中

周元點了點頭。

他不得不承認,他的確在某種程度上,認為大師姐無能與貪權。

但此時此刻,他也逐漸明白大師姐這一路走來,需要去承擔的東西實在很多。

莊玄素道:“蘇牧死後,奉化縣的百姓們為他立了這個碑,碑文所寫,是‘護國儘忠大將軍、愛民蕩寇大英雄’

“去年島寇再次殺來,他們就喜歡把百姓的屍體往這裡堆,以此羞辱死去的英雄

“蘇牧不是島寇害死的,是無數人害死的

周元沉默著,抬頭朝天上看去,夕陽還有殘紅,天穹在黃昏的灰暗中,透著猩紅的血光。

大地似乎要陷入黑暗了,大地即將要陷入黑暗了。

他緩緩道:“此類洗白與抹黑的事件,還有嗎?”

莊玄素道:“不勝枚舉,所以纔有島寇今日之猖獗

周元道:“把這些年發生的類似事件,整理一份給我,涉及到哪些世家大族,哪些勢力,那些人又有什麼後台背景,都纖細寫清楚

“我倒要看看,他們的後台到底有多硬

莊玄素點了點頭。

眾人一遍朝外走,一邊說著話。

“這次南下,陛下交代過,讓你彆殺太多人

“商人都是跟著時局走的,殺儘了,也不利於這裡的局勢變好

“將來開海,也需要人去探索,去建立完整而良性的貿易路線

莊玄素說得很理智。

周元則是輕聲道:“社會的變革和政策的實施,總是伴隨著陣痛

“不要怕殺人,鮮血會讓人長記性,能樹立新的規則,也能告慰亡魂,守住百姓樸素的道德與公道

“寧波府這一戰,事關島寇,事關佛朗機,事關世家大族與朝廷守舊派,是大晉走向未來,最為關鍵的一步

“不流血,做不成事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