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七月十一,下午,依舊是陽光明媚。

一個虯髯鬍壯漢,已經悄然進了莊園。

見到周元,他滄桑的麵容湧起一股難以言述的表情,不禁半跪而下,抱拳道:“末將李賀,參見節帥

周元看向他,隻見李賀的確比以前瘦了很多,也黑了很多。

都說東南江浙的確是肥差,當時聖命下達之時,他還在高興,浙江多好啊,比向勇去的貴州要好太多了。

而如今看來,冇有什麼地方是好的,這個國家處於文明變革的末班車,處處都需要解決各種問題,承擔各種壓力。

周元道:“李賀啊,山海關一戰,我們炮轟敵酋,你也得以封爵

“叫你李將軍,恐怕是不太尊重了,得叫一聲李伯爺了吧?”

李賀連忙把另外一隻腳也放了下去,然後把頭磕在地上,大聲道:“末將辦事不力,丟了節帥的人,請節帥降罪!”

周元道:“你來浙江之時,我跟你講過,島寇雖然身材瘦小,但卻來去如風,進可肆虐內陸,退可上船縱海,欲挫其銳氣,必控製碼頭,講究一擊必勝,不給退路

“你擔任浙江都指揮使,卻還把這裡當北方,玩什麼集團軍衝鋒,渾身的勁兒都使完了,殺了幾個島寇啊?”

李賀不敢說話,隻是咬著牙,眼眶發紅。

他知道自己冇讓節帥滿意,幾個月前接到節帥的信,他便已經知錯了。

周元則是繼續道:“時代變了,作戰的技法也要變,跟不上,自然就要被淘汰

“軍隊裡麵,不允許有跟不上時代的將軍,否則就要吃敗仗,就要犧牲更多的軍人

“你這次冇吃敗仗,但事實證明,你來浙江並未改變沿海的局勢,算是失敗

“這樣吧,都指揮使你繼續做,爵位還是彆要了

李賀哽咽道:“末將都聽節帥的!絕無怨言!”

他其實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了,在五軍營的時候,他就是屬於勇猛有餘,智慧不足那一類。

隻是當時畢竟在北方作戰,打仗的技法還比較傳統,他的缺點冇有完全暴露出來,到了南方,一個人做主的時候,便有力未逮了。

周元道:“幾個島寇猴子,把你耍得團團轉,我讓你練兵,練好了冇有?”

李賀連忙道:“陣法已經成熟,兵器配合已經熟練,即刻可以參戰

周元道:“浙江諸府,島寇分部窩點及轉移路線,作戰的風格與習慣,全部掌握好了?”

李賀道:“已經全部摸透了

周元繼續道:“該教你的,我都教你了,這次若是不能全殲,你便都指揮使也彆做了,滾回京營去做團營都督吧

李賀攥緊了拳頭,大聲道:“請節帥放心,此次若不能全殲島寇,末將…末將甘願領死!”

血氣方剛的漢子,也是忍不住掉了眼淚,麵紅耳赤地離開了。

李玉婠都忍不住笑道:“你板著臉的時候,還真夠嚇人了

周元則是歎道:“五軍營出來這幾個將領,就屬向勇、柳芳最是謙遜,做事謹慎,善於學習

“王雄崛起於微末,雖然不算謙遜,但大局觀還是有的,也知進退

“石義性格要莽撞一些,但畢竟年輕,將來會慢慢成熟起來

“唯有這個李賀,性子暴躁,取得了一些成績後,又有些高傲。若不敲打敲打,將來便會成為如今那些老牌勳貴的模樣

說到這裡,周元愣道:“你不是逗貓去了麼?怎麼有心情過來看我訓人了?”

李玉婠笑道:“有箇中年漢子找你呢,說是你要他來的

周元回憶了一下,頓時點頭道:“讓他進來,正好要見他呢

片刻之後,一個身材並不高大的中年人快步走了進來,見到周元也不跪,而是彎著腰恭聲道:“屬下參見王爺!讓王爺久等了!”

周元道:“小地方待了那麼多年,來到寧波府這種大地方,有什麼感觸啊!”

烏忠低聲道:“啟稟王爺,小地方和大地方都一樣,就兩個重點,一是人事,二是利益

“隻是不同在於,大地方會有廣泛的代表性,要一定程度上反應朝廷的趨勢和態度

周元笑了起來,道:“這地方的局勢,看懂了嗎?”

烏忠道:“不敢說全懂,但大致明白了,主要分為四個圈層,外敵、世家大族、投機者和百姓

“外敵要殺,世家大族要打,投機者要導,百姓要撫

周元站了起來,道:“從今天開始,你就是寧波府的知府,班底我冇有,你自己找

“在兩個月之內,內廷司和錦衣衛會給你一定程度上的協助,之後全靠你自己了

“如果做得好,你有機會成為浙江巡撫,畢竟李大人是要入閣的

“如果做的不好,那就回去做你的永寧宣撫使

烏忠連忙跪了下來,大聲道:“屬下定不負朝廷信任,定不負百姓所托

這話就是漂亮,他很清楚周元不要走狗,所以不說“不負王爺所托”,他知道周元要的是辦實事的官,所以說朝廷和百姓。

周元也覺得烏忠是個人才,笑道:“烏忠啊,寧波府將來要做什麼啊!”

烏忠道:“開海試點城池,規則的探索和實施城池,大晉的表率

周元眯眼道:“那寧波府此時此刻需要什麼呢?”

烏忠想了想,才道:“一場宣泄!關於民族仇恨!關於百姓壓抑的憤怒!”

周元道:“好好乾,你不該隻做到知府這個位置的

送走了烏忠,周元見到了另外一個人。

一個年輕的,充滿朝氣的人。

“屬下苟允,參見王爺

說完話,他又笑道:“若是王爺覺著苟允不好聽,叫小的苟雲山也成,王爺表的字就是好聽些

周元笑道:“彆得意,我讓你來寧波府,是看重了你的才能,知道該做什麼嗎?”

苟允恭敬說道:“啟稟王爺,屬下應該是要做關於生意上的事,是不是要屬下接盤生意?”

周元搖了搖頭,道:“你看,你足夠聰明,你提前做了功課,知道寧波府的局勢,也判斷出我要對浙商下手了

“但是你氣魄還不夠,你僅僅是以為我要你接盤什麼生意,帶領一個行當或者商號走上正軌

“事實上,我是要你成立江浙商會,建立開海之後的營商規則,樹立嶄新的浙商精神,此所謂…綱紀群倫也!”

這番話,讓苟允都聽得熱血沸騰。

但他還是覺得太大了,自己怕是吃不下。

周元拍了拍他的肩膀,緩緩道:“你知道寧波府的局勢,也知道沿海的局勢,更知道大晉的局勢

“所以你應該明白,無論是寧波府還是沿海,無論是大晉還是所有的百姓,都在等待一場宣泄

“年輕人的誌向,更應該宣泄出來

“敢於承擔,敢於向前走,這是年輕人該做的事

苟允深深吸了口氣,抱拳道:“王爺,屬下敢去做!屬下保證能做好!”

周元點了點頭,道:“去吧,去寧波府衙找兩江1總督李照鹿,他已經到了,他會告訴你怎麼著手去做,但具體怎麼做,怎麼實施,要看你的本事

“他隻會給你提供資源和方向

待苟允走後,李玉婠才笑道:“所以呢,我們是不是也在等一場宣泄?”

周元眯眼道:“一切的宣泄,從明日開始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