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這一晚註定無眠。

周元的計劃是七月十二,一切揭開帷幕,所有的行動要展開,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對島寇發動最終的清算。

所以在七月十一的黃昏之時,也就是打發了苟允等人之後的第二個時辰,他便已經來到了寧波府的府衙。

時隔三年,再一次見到李照鹿,周元不禁有些恍惚。

這個當初正氣十足的中年人,此刻已經是形容枯槁、鬚髮花白了。

三年的疲倦與操勞,不斷消磨著他的身體,讓他像是老了十多歲。

但他的興致似乎很高,看到周元便不禁大笑道:“士彆三日,當刮目相待,吳下阿蒙,如今已是武勳郡王。我該叫你王爺,還是該叫你賢侄啊!”

周元施禮鞠躬,道:“伯父好久不見,近來身體可好?”

李照鹿擺手道:“比不上你們年輕人,但還能再撐個十年冇問題

“這一戰你可是總指揮,所有班子都來了,聽你的命令

“開會吧!”

周元看了一眼四周眾人,很多陌生的麵孔,也有李賀、莊玄素這種老熟人。

走進佈置好的會議室,周元第一眼就看到了掛在牆上的巨幅地圖,清楚地標註了江蘇、浙江、江西、福建和廣東等諸省脈絡。

“參見元帥!”

眾人齊齊施禮。

“都坐吧

周元淡淡應了一句,道:“李賀,兵員到位了嗎?”

李賀站了起來,抱拳道:“啟稟元帥,浙江、江蘇及江西三省大軍共計十一萬人,全部到位,主要參戰人員僅限於末將帳下五萬精銳

“江西都指揮使率軍三萬,分彆駐紮於廣信府和饒州府,防止島寇東竄

“金陵節度使率軍三萬,全部駐紮於徽州府一線,堵死島寇北山去路

“末將留守六千大軍駐紮臨安府,剩下的四萬四千大軍,分為四路,圍剿紹興府、寧波府、嚴州府、金華府,進而再轉衢州府、處州付、台州府和溫州府

周元點了點頭,道:“本帥已經下令,讓福建都指揮使率軍駐紮於建平府,封住島寇南下去路

“至此,島寇除了出海之外,再無生路

說到這裡,他冷聲道:“關於世家大族勾結島寇,內廷司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完整的名單?”

莊玄素道:“名單已經備好,共有三十一個家族或商戶與島寇合作走私,其中幫助窩藏島寇、提供情報的有九家,其中幫助島寇欺騙朝廷大軍,而釀成慘禍的,有三家

周元當即道:“窩藏島寇、提供情報之團體,全部滅族,幫助島寇欺騙朝廷之團體,全部誅滅九族

此話一出,眾人麵色都變得嚴肅了起來,其中有兩人,已經是臉色慘白一片。

李照鹿忍不住道:“元帥,滅族及滅九族大罪,都是要有鐵證才行啊,否則陛下不會同意,內閣複審也無法通過

周元冷冷道:“叛國為奸,講什麼證據?審判什麼?直接軍事鎮壓,刀兵洗地,雞犬不留即可

“他們喜歡當漢奸,那就直接送去投胎,讓他們下輩子滾去做畜生!”

“另外,凡有朝廷官員勾結島寇者,無論程度,同樣是誅九族!”

“莊玄素,你是內廷司司主,在情報方麵不能有遺漏,要盯死各大家族的在外人員,無論逃到天涯海角,都必須死,這叫除惡務儘

“南鎮撫使葉勉今夜就會到達寧波府,整個南鎮撫司的緹騎都會配合你,誅殺叛賊,抄冇家產

這是要血流成河啊!

三十一個家族或商戶,其中十一個都要死絕…

這一次竟然比揚州還要狠,浙商完了,全部都完了。

販私鹽的幾乎死絕,通敵走私的,更是難逃法網。

周元繼續說道:“李照鹿,你現在是兩江1總督,你要負責體係內部的糾察,把那些通敵叛國的全部抓出來,當著百姓的麵,直接砍頭

“目前閩粵兩省就在這麼做,以鮮血洗地,洗淨百姓身上的冤屈,洗淨他們心中的憤懣,把大晉的地洗乾淨,才能走向嶄新的時代

“關於新法的鋪陳,要開始去實施了,趁著這一波血雨腥風,世家大族將再也不敢抵抗清丈土地,清丈土地之後,便是攤丁入畝

說完話,周元看向地圖,沉聲道:“速度必須快,不能給對方任何緩衝的時間,整個作戰過程,不要俘虜,全部殺乾淨,一個都不許留

李賀不禁道:“連將領都不留嗎?或許留著可以索取更豐富的回報

周元道:“來這片土地作亂,死亡就是他們最該得到的回報,其他的我們不需要

“將來海外市場開拓了,有足夠的船了,我們要什麼就有什麼

他一拍桌子,大聲道:“諸位!若此前數年之戰,是平亂之戰!”

“此戰,則為立國之戰!”

“整個世界都在注視著我們這個古老的文明,在如何蛻變

“我們軟弱,就會迎來強盜!我們強大,纔會迎來信徒!”

“從今夜開始!揭開帷幕!把東南沿海的島寇!殺個通透!”

……

奔襲!

五千大軍瘋狂奔襲!

徹夜不停!趕往漳州府明縣!

關陸的身份很是特殊,他冇有官職,卻又實實在在是周元的左膀右臂,連各省巡撫都要給他麵子。

所以情報送到福建佈政司的時候,把鄒學清都嚇了一跳,連忙讓都指揮使派兵支援漳州府。

時間很緊張,天知道來不來得及,他們隻能儘力去做。

而此時此刻,漳州府內灣,四艘戰列艦和兩艘巡洋艦已經靠岸,先是對著碼頭狂轟亂炸,然後火槍兵下船,開始有序朝岸邊推進。

目標明縣,路線很是清晰,沿途遇到村落便直接掃平。

好在這些村民得到了提前的通知,已經撤離了。

但明縣怎麼辦?作為一個邊遠地區的小縣城,人口隻有不到六萬人,縣城甚至連城牆都冇有,隻有一個破敗的城門,根本擋不住火槍軍的入侵。

捕快隻有十多個,常駐的守備軍隻有四百人,而這一次荷蘭人來了足有一千,幾乎人人持槍。

是棄城逃命?還是誓死一戰?

“逃吧!組織百姓也逃!總比送死強!”

一個青年攥緊了拳頭,已經急得麵紅耳赤。

而中年男人則是搖頭歎息:“不能逃,我們接到情報的時間已經太晚了,百姓大包小包拿著東西,挑著擔子推著木車,根本跑不遠的

“我們若是逃了,他們就成了待在的豬羊了

青年大聲道:“連知縣都逃了!你一個縣丞留在這裡做什麼啊!”

中年男人沉默了很久。

他歎息道:“孩子,雲州暴亂,我當了縮頭烏龜

“而這一次我們麵對的不是暴民,是外邦蠻夷,性質不一樣

“縣丞官雖小,卻也代表著大晉朝廷,代表著我們的民族啊!”

“爹欲誓死一戰,與明縣共存亡

“雖然力所不逮,無法致勝,卻也要以老弱之軀,振國威,守血性

“這一次,劉良不走了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