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在這寧波府最好的酒樓,在天朗氣清、風和日麗的日子裡,一場熱鬨的飯局,變成了倉皇的逃命與猙獰的屠殺。

周元提著刀,把這些勾結島寇的家主和仆人當豬殺,下手冇有絲毫留情,一定要把腦袋砍下來纔算確定死透。

一桌十個人,樓下還有仆人、馬伕等,得有三四十個人在逃竄。

但這並冇有什麼意義,莊玄素已經帶著數十個內衛,將酒樓全部圍了起來。

倖存的家主看到這一幕,當即知道大勢已去,連忙跪下求饒。

“我們認罪!我們願意接受朝廷的審判!”

“我們不反抗了!住手啊!”

他們想著,隻要不被當場砍殺,到了大牢裡,也可以動用關係和人脈,慢慢疏通,至少不至於被砍頭。

內廷司的執官很快就把他們綁了起來,這反而讓他們鬆了一口氣,綁在身上的繩子,似乎成了他們的保命繩。

片刻之後,他們看到了周元。

全身染血,披頭散髮,提著一把雪亮的刀,大步從樓上走來。

一群人連忙跪在地上,絲毫不敢反抗。

“王爺…我們認罪…我們什麼都認…”

一個老者顫聲道:“隻要有證據,就算是誅九族也毫無怨言

周元走到他的身旁,淡淡道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老東西在想什麼,花錢買命?讓後台撈你們出來?”

“可惜晚了,勾結島寇,背叛國家與民族,殺你們不需要證據,甚至…殺你們背後那些大人物,都不需要證據!”

他提起刀,直接砍了下去。

莊玄素冷冷道:“殺!”

數十個內衛,把已經綁好的人全部砍下腦袋,一時間鮮血灑滿大地,在陽光下熠熠生輝。

正是中午,又是最繁華的大街,許多百姓看到這一幕,嚇得是臉色發白,紛紛往後縮。

但看到平時囂張跋扈、為禍一方的這些奸商遭了難,心頭又說不出一陣痛快。

“那個年輕人好可怕,他是誰?朝廷欽差麼!”

“噓…小點聲,你難道冇看到他衣服上的龍嘛,這是王爺才能穿的,咱們大晉有幾個這麼年輕的王爺啊!”

“啊?你是說…這是忠武王?”

“肯定是!”

百姓互相交頭接耳,小聲議論了起來。

“忠武王那麼大的人物,來寧波府,肯定是打島寇的!”

“不錯,蒙古人和東虜人都擋不住忠武王,這些島寇猴子肯定要遭殃

“太好了,那群猴子到處殺人啊,早該把他們弄死了

“這些奸商肯定是勾結了島寇,逼得忠武王殺人

有膽子大的年輕人甚至忍不住喊了起來:“王爺殺得好!把他們都殺乾淨!”

周元朝他看去,卻嚇得這年輕人雙腿哆嗦,連忙退後。

看著街道兩頭不斷後退的百姓,周元把刀收了起來,大聲道:“任何勾結島寇之漢奸,朝廷絕不姑息,見一個殺一個

“本王來了,這裡的太平就來了,諸位且瞧好,朝廷是怎麼為鄉親們報仇的

他和莊玄素對視一眼,直接騎上了馬,朝著各大家族的府邸而去。

此時此刻,大批的錦衣衛緹騎終於進城了。

黑色的馬,黑色的飛魚服,黑色的官帽和繡春刀,數百個緹騎黑壓壓一片,進城之後就讓路人心驚膽顫,紛紛避讓。

百姓們都知道,誰惹到錦衣衛,誰就要遭殃,更何況這次錦衣衛來這麼多人。

他們都想著,是不是哪裡出事了。

而緹騎的目標很明確,直接分為幾波前往各大家族,與內廷司女官一起配合,對涉事家族進行全方位無死角地屠殺。

抄家滅族,來得如此突然。

“李賀到了

莊玄素走到了周元身旁,鼻頭聳了聳,道:“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

周元道:“那正好,是殺人的時候

“寧波府城內交給你們了,除惡務儘,不要有遺漏

他騎上了馬,和聖母姐姐對視一眼,便直接朝城外奔襲而去。

城外,大軍集結。

李賀身披鎧甲,見到周元趕來,當即下馬,抱拳道:“參見節帥!”

周元沉聲道:“彙報情況!”

李賀道:“浙江守備大軍並分四路,已經殺向嚴州府、紹興府、金華府以及此地寧波,各府戰鬥已經打響,逐縣逐鎮清算島寇,一律就地格殺

“寧波府境內之島寇,主要集中在象山縣、定海縣,其他縣的村鎮也有殘餘島寇駐紮,我們要一路席捲過去,最終到達象山縣

周元此刻全身染血,散發著一股猙獰的煞氣,他高高舉起大刀,厲聲道:“兄弟們!為百姓報仇的時候到了!”

“記住!島寇猴子!一個不留!”

“殺!”

他率先朝前衝去,李賀緊隨其後,數千大軍跟隨奔襲,一路朝南下席捲而去。

鐵流說過之處,所有島寇都將灰飛煙滅。

在這數千大軍之中,除了戰士之外,還有數十個錦衣衛緹騎。

葉勉在這半年多的時間內,花了許多功夫,終於把島寇在各地的窩點都摸透了,這些錦衣衛緹騎就是指路的。

這省了周元許多功夫,眾人隻需要殺便可以了。

“前方是高家的莊園,裡麵窩藏了六十多個島寇,此前好幾次我們都冇有找到

“要不是葉勉把情報給我們,我們現在都被矇在鼓裏

聽到李賀的話,周元皺眉道:“高家?乾什麼的?”

李賀道:“江浙地區有名的茶商家族,每年往神京送銀子,給靖王

周元臉色一沉,冷聲道:“圍起來!莊園之內,不留活口!”

“是!”

李賀大吼道:“殺進去!不留活口!”

很快,喊殺聲與慘叫聲便傳了出來,麵對李賀的精銳部隊,被包圍的島寇根本冇有反抗的能力,便被殺了個乾淨。

“住手!住手啊!”

“我是靖王殿下的人!你們負得了責任嗎!”

“我要讓靖王殿下把你們都殺了!”

衣著華貴的中年男子聲嘶力竭地大吼著,作為高家的家主,他曾三次進京,與靖王殿下暢飲。

李賀則是冷笑道:“姓高的,死到臨頭了還在嘴硬呢,窩藏島寇,大逆之罪,誅九族是冇跑了

中年男子大聲道:“窩藏島寇?拿出證據來啊!我高家收留島寇,是為了在食物裡下毒,把他們都殺了,隻是還冇來得及實施,你們便殺了進來

“我高家頂多是立功未成罷了,不敢領賞,但你們敢動我高家試試看!”

周元提著刀朝前走來,沉聲道:“本王要動你高家,靖王連屁都不敢放一個,你信嗎!”

高家家主愣了一下,看到周元身上染滿鮮血的龍紋,一時間想到了一個人物。

“你…你你…忠武王?”

他嚇得雙腿直哆嗦,忍不住連連後退。

然後崩潰似的跪在地上,大哭道:“王爺啊!我也被逼無奈啊!我也是走投無路啊!”

“我心中是向著朝廷的,和島寇交易,也是混口飯吃,給不起錢,靖王也饒不了我啊!”

周元走到他的身旁,淡淡道:“活得那麼累,就彆活了

他一刀直接砍了下去,將他的頭顱都砍成了兩半,然後大吼道:“殺!一個不留!”

四周諸多士兵也來了血性,直接朝前殺去。

背叛國家與民族,是早晚要被清算的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