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從七月十二對各大家族清算開始算起,周元帶領大軍一路席捲,如狂風掃落葉一般,連殺三天,殺得整個浙江都在顫抖。

各路大軍地毯式搜尋島寇,任何窩藏者全部當島寇一併殺了,這讓當地的百姓為之痛快,也讓諸多世家大族瑟瑟發抖,再也不敢參與到這類事情中來。

冇有假情報的誘導,冇有當地人的幫助,島寇再無藏身之處,隻得大規模朝東轉移,沿著衢州、處州等南府官道,多到台州,又轉移至寧波府的象山縣。

象山縣有天然的海港,也有成熟的碼頭,島寇可以登船撤離。

當然,各府守備軍也已然集結於寧海縣,正等著周元下令對象山縣發起總攻。

“六千!足足六千!”

李賀沉聲道:“從去年九月份開始,島寇的人數在不斷增加,上個月月初,我們大致統計,在岸上的島寇已經多達三千餘人

“冇想到啊,這一次真正打起來才發現,對方估計得有六千人,這還不算我們已經殺了的兩千多人

他臉色很是難看,緊咬牙腮,攥著拳頭道:“如果算上已經殺掉的島寇,總共得有近九千人啊!規模真是前所未有的大,人數是前所未有的多

“真不知道就他們那些木船、龜船,是怎麼把這麼多人運過來的

周元道:“當然不止有他們的船,浙商的船也未必冇有幫忙運人

“但這不重要了,既然都聚在了象山縣,那麼…全部殺了便是

李賀有些擔憂道:“節帥,島寇之所以難以根除,就在於他們隨時可後撤入海,我們卻無法時時防範這麼長的海岸線

“象山縣有不止一個入海口,一定停著很多龜船,他們隨時可以撤離

周元冷笑道:“六千人,他們運過來都花了不少功夫,想要短時間全部運走是不可能的

“說到底,他們想在象山縣做最後的掙紮,萬一打贏了呢

“畢竟在他們的印象中,大晉的軍隊都是軟柿子,隨便殺上幾波,就要潰散那種

李賀被這句話說得麵紅耳赤,當即道:“這一次再試試!”

周元道:“大軍連番奔波作戰,已然疲乏,今日修整,明日一早,對象山縣發起總攻

“是!”

……

滃洲,一座小院之中。

麥克弗森也在看著地圖,仔仔細細分析著東南沿海的局勢,眉頭緊鎖,臉上略帶憂慮。

“吉田閣下,浙江守備軍沉寂了那麼久,是如何組織起這麼大規模的、有秩序的反攻的?”

他說出了最大的疑惑。

他的身旁,一個矮小的男人有些駝背,沙啞著聲音道:“這是正常的事,每隔那麼幾年時間,大晉總會組織起一場大規模的反攻

“我們往往也會配合,裝作潰逃模樣,最後到海上修整一段時間,售賣物資,也算是給戰士們休假

“而那些負責剿寇的官員,自然可以憑藉勝仗的功績,得到升職的機會,賺得盆滿缽滿

說到這裡,他嘿嘿笑道:“什麼朝廷尊嚴,什麼大國威望,都不過是生意罷了

“他們大晉的許多官員,甚至害怕我們不再去了呢,這樣他們就失去了立功的機會,也失去了靠打仗賺錢的機會

“這一次,估計是浙江巡撫李照鹿搞的鬼,他上任三年了,冇立過大功,也冇撈到什麼錢呢

“這一次打了打勝仗,朝廷肯定會賞,肯定有錢

“我們配合一下,先在象山縣休養,等他撈到功勞和錢了,我們再出去活動,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

“這是…生意人的默契!”

麥克弗森聽得直皺眉頭,他仔仔細細看著地圖,輕聲道:“吉田閣下,我承認你所說的邏輯是正確的、合乎利益的、可長期維持的

“但按照這一次浙江守備軍的行動路線來說,他們似乎並不是做做樣子,而是想要真正趕儘殺絕

“這種行軍路線圖,我曾經見過,在渤海的船上,皇太極曾給我看過

“當時周元率領將近三十萬人,圍堵皇太極七萬大軍,也是這樣的手段,東、西、北三麵夾攻,手段淩厲,速度極快,讓人根本無法應付

“而這一次,寧波府、紹興府、金華府、嚴州府全部收到進攻,你的人說,毗鄰省份還有多股大軍圍堵……這和周元的手段太像了

吉田龜秀先是皺眉,然後又笑了起來:“那又怎麼樣呢,周元不是人?周元不喜歡錢?不喜歡功勞?不喜歡當英雄?”

“他隻要喜歡這些,他就會與我產生默契,畢竟把我們都趕走了,將來怎麼撈錢?怎麼立功?”

麥克弗森道:“吉田閣下,恐怕要令你失望了,周元是極端民族主義者,他要的不是長期賺錢,要的是大晉複興

吉田龜秀愣了一下,隨即道:“無妨,就算冇得談,我們也不至於怕了他

“大晉的兵,戰鬥力並不強,軍心又不穩,我們六千人聚集在象山縣,他們吃不下的

“況且,我們還可以隨時撤退,有你的戰列艦和巡洋艦,兩次就能把他們運到滃洲來

麥克弗森沉聲道:“我隻是擔心…擔心周元…吉田閣下,你不瞭解這個人,這個人太聰明瞭,總是讓人看不透

“跟他打仗,一定要萬分小心,否則現實會給你教訓的

吉田龜秀大手一揮,沉聲道:“不就是個周元麼!殺了便是!”

他看向身旁的侍衛,道:“你是我帳下第一忍者!你坐船上岸!去把周元刺殺了!”

旁邊的侍衛愣了好久,喃喃道:“啊?我?”

“是啊,就是你

吉田龜秀道:“去把他人頭砍下來,我倒要看看他長什麼模樣

看到這一幕,麥克弗森不禁按住了自己的額頭,有些無奈。

這些島寇猴子,在這裡囂張跋扈習慣了,被世家大族寵壞了。

他們似乎已經失去了對戰爭的敏銳性。

這個地方,不能久留啊!

麥克弗森對於周元出現在寧波府,保持高度懷疑,並且他認為,對方可能不單單隻有目前這些手段。

想到這裡,麥克弗森下定決心,收拾東西,最遲明日要走!

和島寇猴子合作,早晚要把自己埋在這裡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