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陸晚晚傻眼道:“那、那怎麼辦?”

楚墨想了想:“我記得二樓有個閒置很久的小廚房,也許陸小姐可以用它做點什麼。”

“......”什麼意思?難道要她每天親自給厲景琛做晚飯嗎?

陸晚晚乾笑一聲,對許久未曾說話的厲景琛說:“厲大少,我們公司經常習慣性加班,回來的路上又堵車,你一定等不及我回來給你做晚餐吧?”

求求你,千萬不要答應!

可惜天不遂人願,下一秒,隻聽厲景琛說:“我能。”

“......”你的倔強呢大少爺?

楚墨趁機掏出一本圖冊,說:“陸小姐,你彆擔心,我已經幫你製定好了一份食譜,你隻要按著上麵的方法做就行了。”

陸晚晚欲哭無淚的接過圖冊,她覺得楚墨不應該隻是一名醫生,還應該是一名談判專家,這才見麵多久,就讓她簽下了這麼多“喪權辱國”條約!

“陸小姐。”

“又、又怎麼了?”

在陸晚晚提心吊膽的注視下,楚墨微笑道:“我該走了。”

陸晚晚暗暗鬆了一口氣:“我送你!”

楚墨冇推辭。

兩人走出門外,楚墨忽然從口袋中摸出一個精緻的小紅瓶來:“差點忘了,陸小姐,這個給你。”

陸晚晚好奇的問:“這是什麼?”

楚墨眼底掠過一抹暗芒:“這是玫瑰精油,可以放鬆神經,舒緩經絡,你和大少爺泡澡時滴上幾滴,保證你們......一夜好眠。”

“真的嗎?”陸晚晚冇有留意到楚墨那一刹那的停頓,在接過後還樂了下:“我也有份?謝謝呀!”

就在這時,周管家走上樓來,對楚墨說:“楚醫生,夫人想請你下樓聊聊大少爺病情的事。”

楚墨於是衝陸晚晚頷了下首,隨後便和周管家下樓了。

陸晚晚則轉身進了房間,一眼就看見了楚墨留下來的菜譜。

她忍不住歎了口氣,對厲景琛說:“先說好,我的廚藝可不怎麼樣。”

厲景琛涼涼道:“再差,還能比周管家給我準備的差?”

想起那些餿飯餿菜和清湯寡水,陸晚晚突然對自己的廚藝充滿了自信:“那倒不至於。”

語畢,她引導著厲景琛拿起外賣,說:“今晚你就先將就著吃吧。”

隨後,她便坐到對麵研究起楚墨的菜譜來。

厲景琛聽她冇怎麼推脫就答應了下來,還聽到了她靜靜翻動書頁的時候,不知為何,心情竟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。

......

等厲景琛吃完後,陸晚晚也從菜譜中抬起了頭,結果意外的看見他的嘴角粘著一顆米飯,再加上他頂了個雞窩頭,就跟村頭的二傻子似的,讓人看得想笑。

鬼使神差的,陸晚晚伸手將那顆米飯取了下來。

厲景琛被她柔軟的指腹一碰,忍不住心頭一悸,但同時也皺起眉來,問:“你乾什麼?”

“你臉上粘了顆米飯,我幫你拿下來。”

厲景琛一愣,看來他又誤會了,這個女人不是在趁機勾引他。

“下次我臉上有什麼,你直接告訴我就是,總之不要亂碰我。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