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滃洲,庭院裡的午餐很是豐盛。

吉田龜秀一邊喝著酒,一邊說道:“或許下午就能解決戰鬥,再或許會晚一些,但無論如何,漢軍是擋不住我們六千勇士的

“總督閣下,你可能不太清楚,曾經我們也曾麵對兩萬精銳戰士,但我們隻用了一千二百人,便將其擊敗

“如今四萬人又算得了什麼呢

麥克弗森知道當年那一戰,島寇用一千二百人,打得兩萬人潰不成軍。

但前提是,那兩萬人被世家大族矇騙,連續追了三天,又得到假訊息說島寇離去,卸甲休整,還被灌了不少蒙汗藥和瀉藥,整個狀態都極差,因此才被打敗。

自那之後,這一戰成了大晉漢軍的陰影,影響了後麵的軍心,所以大晉漢軍多有潰逃,島寇更加肆無忌憚。

但麥克弗森可是很清楚,有周元坐鎮,這一次的漢軍,可不是從前那些戰鬥站不穩的漢軍。

這六千島寇,恐怕隻能靠龜船逃出個一兩千來,其他都得死。

畢竟象山縣的碼頭很大,島寇還是有退路的。

想到這裡,麥克弗森突然皺起了眉頭。

不對!

連我都知道島寇有退路,周元又怎麼可能不知道?

他若是埋伏了後手…比如安排了兩艘戰列艦,趁著島寇逃命登船的時候開炮…那島寇就全死絕了。

不!不對!更不對了!

若周元安排了兩艘戰列艦,那他會不會把戰船都開過來了?

他猜到我在滃洲了!

麥克弗森騰地站了起來,輕笑道:“吉田閣下,先祝賀你取得勝利

他舉起了酒杯,與對方一碰,然後一飲而儘。

然後麥克弗森道:“此戰勝利,滃洲便冇有誰能攻破了,我可以把我的財富都轉移過來了

吉田龜秀道:“總督閣下,這叫固若金湯

麥克弗森笑道:“不錯,還是你的漢話說得好呀,固若金湯

“我在澎湖還存了半船白銀,如今這裡固若金湯,我也該把白銀搬過來了

吉田龜秀眼睛一亮,忍不住道:“總督閣下果然有手段,竟然能搞到這麼多錢

麥克弗森道:“六千勇士立了功,我也該表示表示嘛,這滃洲畢竟是我們共同的落腳點

吉田龜秀當即大喜,激動道:“為我們友誼乾杯!”

麥克弗森又喝了一杯,才緩步離開。

走出院子之後,他臉色頓時沉了下來,急道:“佩德羅騎士,我們的人都準備好了嗎?”

佩德羅點頭道:“已經按照總督閣下的吩咐,全部通傳到位了

麥克弗森道:“那就立刻登船!立刻走!”

“我感覺情況不對勁!好像周元嗅到了什麼,他的船似乎就在附近!”

“快走快走!他今天解決了象山縣,或許明天就要打滃洲了,我們不能把自己搭進去

佩德羅疑惑道:“情況已經危險到這種地步了嗎?為什麼不把訊息告訴吉田閣下,我們一起撤

麥克弗森心態都快要爆炸了,咬牙道:“佩德羅騎士,請把你的胡話收回去,滃洲需要人吸引火力,你明白嗎?”

“若是他跟著我們一起逃,周元一定會追我們,若是他在這裡,周元肯定優先打滃洲,收複失地

佩德羅皺眉道:“可是…私自逃命,不顧盟友,這違背了騎士精神

麥克弗森深深吸了口氣,道:“騎士,把你的精神用在其他地方吧…比如撤退

三艘戰列艦,一艘巡洋艦,在碼頭停靠著。

在佛朗機人的小聲埋怨之中,他們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,再一次登船。

麥克弗森不停催促著速度再快一點,但畢竟是幾千人的隊伍,不可能短時間之內全部上船。

他心中莫名焦躁慌亂,總覺得這次是上了周元的當了,以至於吉田龜秀趕來,他都冇有發現。

“總督閣下,你這是什麼意思!”

吉田龜秀也是看到大批的佛朗機人上船,才覺得事情不對,去運白銀哪裡需要這麼多人。

麥克弗森隻有應付著他,說道:“吉田閣下,我們打算離開滃洲,從此以後,這個地方成為你一個人的了

吉田龜秀又不是傻的,當即疑惑道:“你們剛來就急著走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”

麥克弗森灑然笑道:“朋友,不必想得太多,隻是滃洲太小,裝不下我的野心罷了

“我有我自己的打算和想法,所以需要離開

佩德羅則是沉聲道:“基於騎士精神,我認為我們應該告訴吉田閣下真相,我們懷疑周元攜帶粵海水師要打過來了

吉田龜秀麵色一變,瞪眼道:“不是說去了南洋?”

佩德羅剛要說話,麥克弗森便道:“我們隻是猜測而已,急著走也不是因為周元…”

佩德羅道:“總督閣下,說謊是有悖於騎士精神的

“我騎你媽!”

麥克弗森終於忍不住氣急敗壞大叫出聲,因為他看到了遠處,那揚起的風帆,出現在了海麵上。

“彆叫了!彆廢話了!快上船!”

他大吼著,以最快的速度朝船上衝去。

他的心在不斷下沉,他終於確定是自己上了周元的當了。

“那是什麼!”

在吉田鬼秀的驚呼聲中,佩德羅終於看到,四艘戰列艦自南而來,拉足了風範,速度快到極致。

而東方的儘頭,兩艘巡洋艦,以更快的速度駛來,炮口已經探出了窗洞。

“不好!要出大事!”

佩德羅連忙跑上船去,大聲道:“總督閣下,周元有埋伏!”

“不需要你再廢話了!”

麥克弗森氣得大吼,然後不停喊著趕緊上船。

佩德羅道:“你不是說周元去南洋了嗎?總督閣下,你的判斷為什麼總是出錯!”

麥克弗森咬牙道:“我怎麼知道周元這個無知的小子,竟然對海戰這麼瞭解!”

“誰知道他提前判斷出我要來滃洲!這個該死的年輕人!”

而說再多都冇有用了,恒勇艦、恒攀艦、恒高艦、恒峰艦,已經停在了前方,黑洞洞的炮口,瞄準了這邊。

自立艦和自信艦,也終於到達。

於是,謝石墩大吼道:“開炮!”

歐陽恭大吼道:“開炮!”

聶再榮:“開炮!”

付波:“開炮!”

各大艦長,齊聲下令,四艘戰列艦、兩艘巡洋艦,攻擊四百門佛朗機炮,在佛朗機人上船的時候,開啟了瘋狂的轟炸。

這無數的炮彈砸下去,產生了毀天滅地的威能,整個碼頭都被覆蓋。

麥克弗森大吼道:“不要管了!直接開船!不管了!”

佩德羅道:“總督閣下,我們還有上千人冇上船啊!”

“去你媽的!要是再不走,我們所有人都得死!”

麥克弗森掏出了配槍,大聲道:“傳令!立刻逃!往東北方向逃!”

他麵目猙獰,臉色慘白。

他知道,自己這一戰,是徹底敗了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