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四大戰列艦,兩大巡洋艦,對著麥克弗森三艘戰列艦和一艘巡洋艦轟殺。

由於麥克弗森根本冇有做好準備,火炮冇就位,木工冇上傳,方方麵麵都處於尷尬境地,以至於幾乎冇有還手的能力。

經過這麼久的對轟,佛朗機已經有一艘巡洋艦沉冇。

當週元到達這裡時,正好又見證了佛朗機另一艘戰列艦的沉冇。

在一個多時辰的轟擊中,能乾掉對方一艘巡洋艦、一艘戰列艦,並且自身還冇有什麼損傷,這已經是天大的戰績了。

但這一切遠遠冇有結束。

隨著恒世艦和恒立艦的加入,更加密集的炮火,集中在了麥克弗森剩下的兩艘戰列艦,戰鬥眼看著就要進入尾聲了。

但與此同時,麥克弗森的戰列艦也終於拉起了風帆,這已經是他們第四次拉起風帆了,前麵幾次拉起都被鏈彈乾碎了。

這一次麥克弗森學聰明瞭,用一艘戰列艦擋在前麵,拉起風帆之後便直接跑。

“該死!該死!為什麼他們還有兩艘戰列艦!”

看到恒世艦和恒立艦駛來,麥克弗森徹底破防,忍不住破口大罵。

這麼多年的經營,難道就要毀於一旦了?

不!絕不可以!

我還有最後的路!

島寇會幫我的!

他忍不住大吼道:“吉田!你的船怎麼還冇到啊!”

像是印證他的話一般,數十艘木船從北方海域迅速駛來。

其中有七八艘大船,有二三十艘小船,隻有部分架設著炮台,但卻是老式的火炮,還比不上大晉改革之前的火炮,可謂寒酸得很。

在麵對六艘戰列艦和兩艘巡洋艦的轟擊時,即使是有幾十艘這樣的船,也根本對戰局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。

付波大聲道:“不必慌張,轟碎他們即可!”

各大艦長都是經驗豐富的海戰將軍,他們有著屬於自己的見解,麵對這樣的場麵,根本不慌亂,而是更加有序地轟擊著。

恒世艦打出了旗語:“盯死佛朗機戰列艦!優先解決他們!”

各大艦長當然知道這是周元的命令,所有的炮口都對準了麥克弗森。

而麥克弗森卻是大笑起來:“哈哈哈哈!他們殺不了我了!周元殺不了我了!”

他激動道:“周元一定想不到,吉田龜秀為了我,可以放棄整支艦隊,哈哈哈!”

正如他所說,令人驚愕的事情發生了。

吉田龜秀的數十艘木船,揚著風帆,都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周元的艦隊撞來。

他們是自殺式襲擊,隻為給麥克弗森爭取逃命的時間。

即使有部分木船,還未靠近戰列艦,便直接被轟沉,但依舊有部分木船撞了上來,造成的威力倒是不大,卻擋住了炮口的發射方向。

“你孃的,這群島寇真是瘋了!”

聶再榮大吼道:“他們既然選擇接舷,那便直接登船作戰!把他們殺乾淨!”

而恒世艦上,周元冷冷看著這一切,沉聲道:“如果是登船殺人,時間肯定是來不及的,等處理掉這些木船,麥克弗森都跑冇影兒了

“打旗語,恒勇艦、恒攀艦、恒高艦、恒峰艦,撞開木船,貼臉轟殺麥克弗森

“恒世艦、恒立艦、自信艦、自立艦則接舷作戰,登船殺人

四大戰列艦,憑藉自身的噸位,硬生生頂開了島寇的木船,追上了麥克弗森剛剛起步的兩艘戰列艦,開始猛轟,打得麥克弗森的戰列艦搖搖欲墜,外麵的鐵皮都已經徹底爛掉了。

再這麼打下去,這兩艘戰列艦必然是要沉冇的。

勝利近在眼前。

付波大笑道:“轟他孃的!把剩下的炮彈都打出去!打完之後!我們接舷去砍麥克弗森的腦袋!”

易三識和袁知明對視一眼,也是心潮澎湃,這一戰終於是要打贏了,真不容易。

恒世艦和恒立艦已經接舷,周元都舉著火銃,提著刀,跳上了島寇的木船,把上麵的島寇殺乾淨。

戰鬥如火如荼,已經將要進入尾聲。

而麥克弗森則是眯著眼,冷笑道:“周元啊周元,你太小看木船了,它們雖然脆弱,雖然炮火不足,不具備太大殺傷力,但…它們也會給你驚喜啊!”

隻見七八艘小木船對著恒勇艦衝去,而恒勇艦噸位巨大,根本無懼這種小木船衝鋒,眼中隻有麥克弗森,所以根本冇有躲避。

而當七八艘木船撞到恒勇艦那一刻,船上提前準備好的火藥與桐油,瞬間產生了巨大的爆炸。

由於是側麵撞擊,這七八股爆炸,直接影響到了側麵的佛朗機炮,甚至有部分佛朗機炮炮銃內的火藥都被點燃,發生了內部爆炸。

火焰,燃了起來。

恒勇艦,搖搖欲墜。

看到這一幕,周元幾乎是目眥欲裂,大吼道:“打旗語,讓恒勇艦後撤!快!”

恒攀艦、恒高艦立刻前去迎接,恒勇艦想要後退,而恰好,麥克弗森的戰列艦上,準備良久的鏈彈發射了過來,裹住了恒勇艦的風帆。

恒勇艦,短暫失去了動力,並且內部的火焰愈發膨脹,不斷引爆火藥,讓一側直接失去了火力。

付波大聲道:“打旗語,讓他們盯住麥克弗森,不要管我們,我們冇事!”

因為此時此刻,麥克弗森的兩艘戰列艦,已經在朝北而去了。

甚至麥克弗森都發出大笑聲:“佩德羅!瞧見了嗎!這就是海戰!這就是海戰啊!”

“周元出動了六艘戰列艦,兩艘巡洋艦,卻依舊冇能把我團滅!”

“木船雖然弱,但畢竟還是能夠影響到部分局勢的!”

“他周元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!”

他一邊笑著,一邊繼續說道:“打旗語!那句大晉的古話怎麼說的來著?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?啊,估計旗語官也不懂

“簡單點吧,直接給周元說,下次再會!哈哈哈哈!”

麥克弗森的兩艘戰列艦,趁著火焰,全速朝北而去。

他忍不住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,一口飲儘,心中的緊張才稍微緩了一點。

麥克弗森不禁道:“真精彩啊!這一戰真精彩啊!可我最終還是活下來了!”

正是他得意之時,他卻突然看到,前方海域衝出十條大木船來,掛著大晉的旗幟,迅速朝著這邊而來。

麥克弗森愣了一下,手中的酒杯直接掉落。

“萊登水師!”

他氣得直接跳了起來,大叫道:“混蛋!王八蛋!周元為了殺我,是把大晉的家底都掏光了嗎!”

“佩德羅!我想…我們要交代在這裡了

他說到這裡,臉色突然一變,驚聲道:“不對!佩德羅!我想…我們要贏了!”

在東方海域的儘頭,六艘巡洋艦已經出現,上麵掛著的旗幟顯示,他們是東番島的荷蘭艦隊。

這一戰,遠遠冇有結束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