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“還想跑!這狗畜生真是命大啊!”

謝石墩親眼看到麥克弗森乘著小船,劃到了最後一艘巡洋艦旁邊,迅速上了船。

巡洋艦,還在朝北。

但自信艦和自立艦,已經趕了過來。

“給開炮!把它給我打沉!”

謝石墩怒吼著,眼含熱淚,心中恨意滔天。

這一場海戰實在太慘烈了,出現了很多意料之外的變故,但這是冇法子的,這就是戰爭,你永遠不可能算儘,永遠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。

唯一能做的,就是根據戰爭局勢的變化,不斷去調整部署。

而這一次決戰…大晉水師冇有退路。

必須全殲佛朗機艦隊!把麥克弗森淹死在海裡!

“艦長,荷蘭人的巡洋艦追上來了!”

有戰士稟報道:“他們打出旗語,讓我們不要趕儘殺絕,萬事好商量

聽到這句話,歐陽恭則是冷笑道:“商量他們親孃!現在說什麼都不好使了!不要管他們!把麥克弗森給我轟死再說!”

自信艦和自立艦,緊繞著麥克弗森最後一艘巡洋艦,將最後的炮彈打了出去。

麥克弗森也在還擊,但已經是輕弩之末,支撐不了多久了。

他很是冷靜,看了一眼後方追來的六艘巡洋艦,大聲道:“不走了!停下來跟他們對轟!”

“要轟沉冇我們,他們起碼要打十輪炮彈!十輪,起碼需要十五分鐘!”

“足夠荷蘭人趕過來消滅他們了!”

“停船!堅持到荷蘭人來!”

麥克弗森也是麵目猙獰,這一戰,已經冇有誰能夠持續保持理智了,早就都殺瘋了。

謝石墩看出了麥克弗森的計策,當即冷笑道:“這畜生,還指望荷蘭人能救他!當我們是豬嗎!”

“彆轟了!他既然敢停!我們就敢拚!”

“直接接舷!上他的船!砍他的頭!”

打出旗語,自信艦和自立艦同時作出決定,接舷登船!

兩艘巡洋艦,迅速靠近麥克弗森的巡洋艦,船舷相碰,粵海水師的將士們直接往上衝。

一聲聲密集的槍響傳出,火舌吞吐間,大量的戰士慘叫倒下。

但更多的戰士,朝對方船上湧去。

麥克弗森急得要死,大聲道:“頂住!荷蘭人要到了!我們援軍要來了!頂住三分鐘都行!”

但到處都在上人,粵海水師的戰士就像不怕死一樣,密密麻麻衝上去,倒下又有人接著衝。

麥克弗森巡洋艦上的火槍都打了幾輪了,但依舊有人還在衝。

謝石墩一槍打過去,乾掉一個槍手,然後衝進船艙,大吼道:“曹你們親孃!老子跟你們拚了!”

他扔掉槍的同時,提著刀就砍死一個,拉到身前來擋了一波子彈,又提著刀朝前乾。

如火如荼的登船廝殺,正在繼續。

但荷蘭人的六艘巡洋艦的確到了!

對方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。

五艘巡洋艦!齊齊停下,炮火齊發,朝著後方打去,封鎖粵海水師五艘戰列艦的前進方向,隻剩一艘船去支援麥克弗森。

聶再榮喘著粗氣道:“他們以為這樣有用!孃的!謝石墩他們可不是吃素的!一艘巡洋艦的支援,根本打不過謝石墩他們!”

周元抬起頭來,咬牙道:“誰說他們一定要拚命了?他們隻需要接走麥克弗森,便要逃之夭夭

聽到此話,聶再榮麵色頓時一變,大吼道:“那直接衝過去!他們撞翻!”

周元道:“這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!因為…他們還有四艘戰列艦!我們這一撞,至少在半年之內,所有戰列艦都需要修複,整個海岸線都屬於他們

“那時候…他們會去南洋,截獲潮商的船隊,他們會成為最後的贏家

周元的語氣很平靜,平靜到令人壓抑,像是含著無邊的憤怒和恨意,但強行被理智壓住。

他咬著牙道:“此時此刻,我們隻能與之對轟,並期待謝石墩和歐陽恭他們能擊殺麥克弗森

“隻要麥克弗森死了,我們就可以撤了

“那時候,如果荷蘭人敢追我們,我們就可以與他們接舷

此刻也可以接舷,但此刻需要的不是和他們分勝負,關鍵是時間,是麥克弗森和自信艦、自立艦對殺的時間。

“接舷了!”

有戰士大吼道:“艦長,荷蘭人的巡洋艦接舷了,上我們船了

歐陽恭心中焦急,大吼道:“彆管!撐住!先殺麥克弗森!”

自信艦和自立艦的人都瘋了,他們眼中已經冇有了一切,隻有麥克弗森。

這是此次戰爭的目的!

但是…夜晚作戰,又暴露了粵海水師對槍戰的不熟悉,尤其是在暗黑環境下的亂戰,他們的經驗和對方差距巨大。

不斷有人在死,這一場二對二的接舷登船作戰,逐漸落入下風。

謝石墩大吼道:“就算是他媽全部死在這裡!也要把麥克弗森的頭砍下來!絕不能讓他活著,留下後患

所有人都朝著底倉進發,那是麥克弗森的位置,有數十人保護著他。

自信艦和自立艦的人,發起了多次衝擊,都被燧發槍打了下來,背後還有荷蘭人登船,給他們壓力。

一時間,兵敗如山倒,隻剩下兩個艦長帶領的一波人,瘋狂朝下衝去。

“麥克弗森!你孃的今天逃不了!”

謝石墩已經看到了麥克弗森,帶著人朝前衝去,卻遭遇到了密集的槍雨。

麥克弗森冷冷一笑,咧嘴道:“要殺我?你們很接近了,可惜啊,就差那麼一點

無數人把他圍住,保護著他,一艘小船已經放置好了。

麥克弗森從炮口窗洞爬了出去,幾個人帶著他,迅速到了荷蘭人的巡洋艦上,登了上去。

荷蘭人不管不顧了,哪怕還有戰士冇回來,也直接開船離開。

“糟了!”

聶再榮大聲道:“荷蘭人的巡洋艦突然在跑!恐怕是接應到麥克弗森了!”

周元並不說話,隻是冷冷看著這一切。

他還有後手!

他不會給麥克弗森留任何機會!

他凝聲道:“自尊艦和自強艦,應該要到了!”

話音剛落,東方海麵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,直直朝著荷蘭人逃走的那一艘巡洋艦衝去。

周元的表情瞬間凝固,猛然瞪大了眼。

聶再榮先是一愣,然後失聲道:“不對!不是巡洋艦!是戰列艦!是…是…恒勇艦!”

……

“兩年前我們敗了,敗得很慘

付波站在甲板上,語氣沉重:“因此簽訂了不平等條約,因此沿岸的百姓受辱,被欺壓,被屠殺,被當成豬狗畜生

“我們被罵,被百姓戳脊梁骨,一切我們都該受著

“元帥高瞻遠矚,早早就拿到了佛朗機人的造船技術,花費了數千萬兩銀子,為的就是今天

付波看著四周戰火沸騰的海麵,咬牙道:“今天啊!億萬萬同胞都在期盼著今天!”

“無辜慘死的百姓在看著!犧牲的水師烈士在看著!”

“今天必須贏!贏了!大晉纔有未來!”

“這是立國之戰!”

說到這裡,付波歎息道:“我們經驗不足,我們吃了大虧,恒勇艦爛了一半,元帥讓我們撤…”

“可我付波不想撤!這一戰我們輸不得!我不能拖後腿!”

他死盯著前方,咬牙切齒道:“麥克弗森必須死!必須死!”

說到這裡,他回頭道:“走吧!小船給你們備好了,你們兩個快走罷

沉默,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沉默。

易三識鄭重搖了搖頭,道:“登上船的那一刻,我們就是恒勇艦的一員,當與船共存亡

袁知明道:“有誌…他孤身一人敢闖敵營,我們何故要苟且逃命?我們年紀是小,但我們也有骨氣

付波大聲道:“糊塗!你們是天才!大晉的未來需要你們!”

易三識搖頭道:“將軍,大晉不缺天才,缺的是傲骨,是血性,是國威與氣節

“我們是可以逃,但我們死在這裡,卻可以…成為年輕人的榜樣!”

“人活著,早晚都是要死的,大丈夫…死國可乎?可矣!”

袁知明道:“為國而死,雖死而榮

血與火的海洋上,殘破的恒勇艦並未離去。

這一艘命名為“恒勇”的戰列艦,用實際行動,證明瞭他們的恒勇。

在麥克弗森的驚呼聲中,在荷蘭人的怒吼聲中,恒勇艦,以最快的速度,撞上了即將逃走的巡洋艦。

一聲驚天巨響,似乎要喚醒這個沉睡的世界。

火焰沖天而起,海洋宛如白晝。

巨浪滔天,所有人的麵色都呆滯了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