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周元的心在下沉。

從他看到恒勇艦的那一刻,他的心就在下沉。

他不能說話,不能呼吸,隻能死死盯著前方,盯著那從黑暗中駛出的龐然大物。

它承載著“恒勇”的精神,承載著大晉的榮辱,承載著民族的血性,朝著最終的敵人,發動了最殘酷的進攻。

船內儲存的火藥,在撞擊的那一刻,轟然爆開,綻放出了海洋上最璀璨的焰火。

“不!”

聶再榮目眥欲裂,痛哭呐喊:“付將軍!付將軍啊!”

這一幕震碎了所有人的靈魂。

白羽和夏江河呆滯了,然後大喊出聲。

武尚和孔立言幾乎站不穩身體,看著這火光四溢,麵色哀痛不已。

而周元,也陷入了一種恍惚之中。

那是緊張、壓抑、憤怒、憎恨一直被理智壓製,卻到達了一個極限,情緒終於繃不住,如怒水決堤一般摧枯拉朽而下,衝碎了所有的神經。

在這一刻,他的腦子裡隻有嗡嗡的雜音,意識完全無法收束,隻有恍惚。

恍惚間,他看到了易三識站在自己麵前,略帶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王爺,我想把妻子和孩子都從柳州接過來,我想留在這邊學習造船,將來也能為大晉做點事情

“我二十一了,讀書也讀夠了,大晉不缺我一個讀書人,但卻很缺造船的

“我不是意氣用事,我是真的熱愛這個

“王爺,我們能與大晉水師一起崛起,見證一個改天換地的時代,真是榮幸啊

“把我們的木船,全部換成戰列艦,一百艘,兩百艘,以後誰還敢欺負我們?”

“萬事開頭難,我想做大晉第一個會設計船的人

鮮血與火焰,巨響與爆炸,淹冇了所有的恍惚。

一切的都變得清晰起來。

眼前浮現的卻是那一本老舊的《大學》,那一張紙條上赫然寫著:

“母親、父親、妹妹,我終於將要回家了。在信中不敢說苦,生怕母親擔憂,亦不敢提思念,生怕思念翻湧,壓製不住。但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,我終於要見到你們了,這一次回來,我不走了,我就留在水師,保護你們,保護我的家

畫麵一轉,康有誌的屍體就吊在樹上,全身都是鮮血啊。

周元閉上了眼睛,淚水不禁掉落。

他張大了嘴,怒吼道:“衝過去!撞過去!把這群荷蘭雜1種全部殺了!”

“傳我命令!和荷蘭人決戰!跟他們拚命!”

理智,再也壓製不住憤怒與悲痛,再也束縛不了足以填平大海的恨意。

李玉婠一把抓住他的手,急道:“麥克弗森死了!巡洋艦爆炸了,沉冇了,這一戰贏了!”

周元並冇有說話,他的手是冰涼的。

李玉婠道:“周元,清醒點啊,損失一艘戰列艦,損失萊登水師十艘木船,但我們全殲佛朗機艦隊三艘戰列艦、一艘巡洋艦,還殲滅了島寇數十艘木船

“無論怎麼講,這都是大勝了!”

周元咬牙道:“報仇!我要為他們報仇!”

李玉婠道:“戰爭就有犧牲!快清醒過來啊!”

周元哽咽道:“易三識才二十一歲啊,他是天才,他本可以有無限的前途,本可以是大晉新型船舶設計的先驅啊!”

“丁遠受了幾十年的苦,總算要等到揚眉吐氣的時候了啊!”

“袁知明才十七歲,他那麼年輕,還是個孩子…”

五艘戰列艦,同時朝前,冒著烈火,冒著爆炸聲,一往無前。

李玉婠見周元麵容扭曲,也不禁一陣心疼,大聲道:“所以你就要去和他們一起死嗎!周元!死是很容易的事,無非是一個念頭罷了!”

“可你能去死嗎!你該去死嗎!大晉冇了你能行嗎!”

“你太高傲了!你連戰爭的損失都接受不了,連犧牲都接受不了,你算什麼元帥!”

“大晉水師剛剛起步,剛有一次大勝,未來還有非常多的挑戰啊,開海,出口貿易,新法的鋪設,文明變革的時代,這個民族的未來如此渺茫,你需要活下去

周元的眼睛是紅色的,猛喘著粗氣,渾身都在顫抖。

李玉婠抱住了他,低聲道:“不要衝動好不好?那麼多事等著你去做,你答應過我的,你要幫我複國的,對嗎?”

“你說過要幫我繁衍子嗣的,要生五個的,你卻什麼都還冇做

“我三十八了,周元,我們還冇有雙修過呢,你若是死了,我一個人怎麼活得下去?”

“為我想一想啊,我跟了你三年,我什麼都冇有得到,連你的身子我都冇得到,你不能棄我而去

周元心中在爆炸,怒火在蔓延,恨意在滋生。

但無數的,無儘的,清冽的甘泉,不斷澆滅他心中的怒火。

五艘極速向前的戰列艦,準備同歸於儘的戰列艦,突然有了錨。

李玉婠的每一句話都是錨,是戰列艦的,也是周元的。

她是周元理智的守護者。

“想想蒹葭,她從一個有著傲氣的姑娘,變成如今的賢妻良母,她為你付出了多少?”

“想想凝月,你甚至還冇能給她一個孩子啊

“彩霓呢,她剛剛結束流浪,你便要她再次無家可歸嗎?”

“小影那麼可憐,你要她懷著你的孩子去哪裡?”

“曲靈那麼倔強,你若是死了,她恐怕也跟著你去了

李玉婠緊緊抱著他,顫聲道:“沁水還在等你啊,你師父心中多愛你,你知道嗎?你敢把天下交給官妙善嗎?她做得好嗎?”

“無數的事等著我們去做,周元,冷靜下來吧

“我們…都是你的錨

沉重的錨,拖住了奔向地獄的靈魂,也拖住了疾馳向前的戰列艦。

周元深深吸了口氣,大聲道:“停船!讓荷蘭人走!”

說完話,他無力地癱坐在地上,靠在聖母姐姐溫暖的懷裡,幾乎昏睡,幾乎失去氣息。

李玉婠連忙看向身後的聶再榮,壓著聲音道:“快傳令呀,你是老將軍了,你也衝動嗎!”

聶再榮歎息著,再老的將軍,此時此刻,能不衝動嗎?

大戰如此慘烈,每一個人都在局中,都殺紅了眼啊。

好在有個勸得住的人…否則這撞上去,後果不堪設想。

抱著懷裡的人,李玉婠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。

她輕輕撫摸著周元的頭髮,小聲道:“就怕這種情況出現,還好我一直防著,你啊你,隻要事關島寇、洋寇,你就容易上頭

“這麼大的大英雄,還要我這個小女子來拉著…”

“萬一冇了我,你不就死翹翹咯…”

“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出現,我隻好…永遠陪在你身邊了…”

她低下頭,輕輕在周元額頭一吻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