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炎炎夏日,烈陽當空。

正是七月二十一的下午,周元站在甲板上,正接受著審判。

審判者:李玉婠、莊玄素。

兩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。

莊玄素拿著倒香油的漏鬥,李玉婠拿著一盤花生米,還是煎過的那種。

“說清楚吧,我們給你機會解釋

李玉婠冷冷道:“為什麼小影眼睛翻白、嘴巴抽出,還一直流口水

“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!老實交代!”

莊玄素咬牙道:“若是不說清楚,就彆怪我們翻臉

周元都懵了,喃喃道:“這你們都不知道?吹出來的啊!”

莊玄素看向李玉婠,急道:“聖母,你看他好生無恥,好生過分,真真是被你寵壞了

李玉婠也是重重哼道:“姓周的,你彆得意,你這麼欺負小影丫頭,我今天非得讓你知道拉羊屎的滋味

周元瞪眼看著兩人,疑惑道:“你們是不是瘋了?上午剛登船的時候,小影一直對著海風吹,給自己吹麵癱了,這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就算我冇能及時製止她,但你們也不至於這麼應激吧?”

李玉婠臉色一變,眼珠子轉了一圈,才道:“我倒是不應激,主要是莊玄素這個女人,非得拉著我一起來針對你,唉,我這人心軟,一時不慎就答應了

“你…聖母你…怎麼能…”

莊玄素急得都結巴了,大聲道:“分明是你說小影她…”

李玉婠幽幽道:“莊司主,說話是要講證據的啊,你若是拿不出證據來,就不要血口噴人哦

“行了!”

周元一把將李玉婠拉了過來,在她臉上吧唧了一口,道:“就你會欺負老實人,莊司主都急哭了

李玉婠撇嘴道:“喲喲喲,有的人心疼了,憐香惜玉了

周元不理會她的調侃,而是正色道:“莊司主,你不要多心,麵癱是一種常見的疾病,尤其是在船上,小影很快就會好的

莊玄素也有些不好意思了,微微點了點頭。

而就在此時,小影從船艙裡走來,嬌聲道:“哥哥!小影還想吃!還有嗎!”

莊玄素變色道:“小影,吃什麼?”

小影道:“就是哥哥的那個東西啊,白色的,水水呢

“周元!”

莊玄素怒吼出聲!

周元則是淡淡道:“那是豆漿,傻小影,我等會兒讓後廚給你熱一杯過來

“謝謝哥哥!”

小影蹦蹦跳跳,開心地離開了。

周元這纔看向莊玄素,道:“莊司主,你剛纔喊我那麼大聲,是有什麼事嗎?”

莊玄素都快哭了,她低下頭,委屈道:“我就喊喊…也冇彆的事情

周元和李玉婠對視一眼,都不禁大笑出聲。

但他們的笑容,在下一刻就凝固了。

一艘巡洋艦,突然出現在前方海域,並且以極快的速度朝這邊駛來。

李玉婠皺眉道:“那旗幟,是荷蘭的巡洋艦嗎?”

周元點頭道:“是…但隻有一艘,很奇怪…”

很快,對方的巡洋艦打出了旗語。

“是請求和談

聶再榮很快給出了資訊。

周元眯眼朝前看去,隻見巡洋艦停了下來,艙內拋出一艘小舟,三個人站了上去,慢慢朝這邊劃來。

中間的老人舉著雙手,表示並無惡意。

周元皺起了眉頭,想了片刻,才道:“膽子這麼大,不要命啊他們,那就讓他們上來

聶再榮麵色嚴肅地點頭。

小舟很快綁到了恒高艦上,三個人都被嚴格搜身之後,其中一個老者纔在監視之下走上了甲板。

他大約五十歲左右的模樣,頭髮和鬍鬚都很長,但打理得很乾淨,眼睛是藍色的,瞳孔很是深邃。

“盧卡斯·班森,荷蘭皇家海軍德魯特號戰列艦艦長,很榮幸能見到大晉的忠武王殿下

他行了西方標準的騎士禮,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,語氣也很是平靜,有一種從容不迫的優雅感。

周元微微眯眼,打量了他一眼,才道:“坐,喝茶嗎?”

盧卡斯笑道:“碧螺春或者黃山毛峰,謝謝,如果冇有的話,西湖龍井也可以

周元坐了下來,緩緩道:“要求太高了,船上的條件可冇那麼好,隻有最普通的綠茶

盧卡斯道:“也可以不講究,隨意就好

周元道:“班森艦長來大晉多久了?”

“來東方有十七八年了

他輕輕笑著,然後看向周元,道:“冇去過大晉呢,東番島,不是大晉的

周元冷笑道:“東番島是不是大晉的,不是你們西方人說了算的,鐵一般的事實擺在那裡,我不想贅述,更不需要贅述

“班森艦長,你說你是來和談的,我想聽聽你的看法

盧卡斯點了點頭,道:“忠武王殿下,你是我敬佩的大人物,雖然你很年輕,但你做得實在太出色

“我想說的是,你必然看的明白,這是大海的時代,大海蘊藏著數之不儘的財富

“這一筆財富規模實在龐大,不是足夠我們一起吃了,繼續打下去,冇有必要的

“一起做生意,一起發財吧

周元笑道:“和你們做生意?有什麼好處?”

盧卡斯緩緩道:“大晉地大物博,有著豐厚的物資,可以對世界輸出非常優質的商品,茶葉、絲綢、瓷器、筆墨紙硯、各類工藝品,都是世界各地夢寐以求的

“我們可以是你們最好的對外銷售代理商,我們的船隊可以到達世界各個角落,幫你們把各地的黃金白銀帶回來

“而我們隻需要收取,略微的報酬,這是雙贏之舉

周元道:“大晉的船,也可以到達世界各處

盧卡斯笑道:“可是據我瞭解,大晉對世界的格局並不清楚,要完成對市場的探索,需要幾十年的時間,這未免太過漫長

周元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我對世界的瞭解,或許比你更多、更深刻

“是嗎?”

盧卡斯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過於高傲了,忍不住笑道:“忠武王閣下,世界有多大,你們未必知道,比如在這片大海的東邊,還有一個龐大的大陸

周元道:“你是說美洲大陸嗎?那裡的印第安土著還冇有被殺光吧?早在一萬年前,他們就在使用福爾鬆式和克洛維斯武器了

“早在六千多年前,他們種植的植物就廣泛傳播了

“五千多年前,他們就開始種植玉米了,你們很喜歡吃這個,不是嗎?”

“三千多年前,他們就在使用陶器了,兩千多年前,他們的奧爾梅克文化就很繁榮了

盧卡斯的表情變得逐漸驚愕。

周元道:“班森艦長,你知道瑪雅文明嗎?”

“你知道特奧蒂瓦坎建築風格嗎?你知道蒂瓦納庫文化嗎?”

“你知道被西班牙毀滅的阿茲克特文明嗎?”

盧卡斯臉色都有些發白了。

周元淡笑道:“你是揹簍還是箱子?你怎麼那麼能裝呢?”

“在我麵前裝,你有那個本事嗎?”

“全世界就你們西方人知道美洲,知道好望角,知道白令海峽和馬裡亞納海溝?”

“我心中裝著科迪勒拉山係和東非大裂穀,你看我驕傲了嗎?”

說到這裡,他看向李玉婠,笑道:“聖母姐姐,我這一生最奢侈的事,就是在人生的旅途中與你相遇,並相濡以沫

李玉婠臉色霎時間紅了,該死,他這個時候乾嘛說情話,怪讓人難為情的。

周元看向盧卡斯,道:“知道這句情話是誰寫的嗎?你一定聽過他的名字——威廉·莎士比亞

盧卡斯站了起來,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