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船上的生活很無聊。

船上的生活很精彩。

無聊在於,就這麼大一塊地方,就這麼些人。

精彩在於,周元並不是冇有事做,除了思索東番島的收複計劃之外,他也和聶再榮聊一聊沿海的局勢,談一談海軍的發展。

同時,每天調戲一下莊司主,和聖母姐姐卿卿我我,還陪著小影玩鬨,日子簡直不要太美好。

然而美好總是短暫的,七月二十七,戰列艦慢悠悠到了福州府。

福建大大小小的官員都來到了碼頭,還有無數聽聞大戰勝利的百姓,還冇有下船,周元就聽到了外麵的喧囂。

他來到甲板上,看到了碼頭到處都是人,張燈結綵,紅綢飄蕩,更有大量的鞭炮被點燃,熱鬨至極。

被壓迫了太久的百姓,早已聽聞佛朗機艦隊和島寇都全軍覆冇的訊息,陷入了難以控製的喜悅之中。

如今的周元,威名再上一個台階,能打北方蠻子和東虜,也能打洋人,他儼然成了大晉百姓心中的守護神。

也正因為如此,周元不需要再坐上那個位置了。

他有民心,有軍隊,有著至高無上的威望,大師姐已經做不了什麼了。

那一身衣服,周元真說不上渴望,他隻想再做點事情,不想陷入政治的漩渦中,浪費自己的光陰和精力。

“要宣傳滃洲海域之戰,要讓每一個人知道詳細的戰況和戰果

周元大步朝前走,鄒學清等一眾官員緊緊跟著。

他沉聲道:“這幾年沿海的百姓被欺負太慘了,心理上對洋人有畏懼,甚至認為對方高人一等,要利用這一次的戰果,把他們這種思想給抹去

“要讓他們為大晉而驕傲,為自己的民族和曆史而驕傲

“進一步喚醒他們的血性,讓他們加入到這一場征服海洋的浩浩大勢之中

說到這裡,周元看向鄒學清,道:“要開海了,商人需要船,大晉需要船

“船舶行業會迅速繁榮起來,迅速的繁榮必然會出現很多混亂的規則,你要做好這方麵的工作

鄒學清連忙道:“下官明白,一定專注於此,不敢懈怠

周元點了點頭,看向鄒學清,道:“不是,我回家,你跟著我做什麼?”

鄒學清乾笑道:“那個…王爺,漳州府明縣遭荷蘭人劫掠屠殺,死傷四千餘人,損失財貨無數…”

周元沉默了。

他緩緩道:“明縣?說說具體情況

鄒學清歎息道:“荷蘭人四艘戰列艦都到了,先是對著漳州府的碼頭狂轟亂炸,然後直接去了明縣,燒殺搶掠無惡不作

“知縣帶著家眷跑了,好在縣丞有點骨氣,組織百姓撤退,組織捕快、獄卒等官兵進行抗擊,還有大量的江湖人士和百姓之中的熱血男兒

“他們以全部犧牲為代價,給百姓爭取到了逃亡的時間,荷蘭人忙著搬運物資,也冇有深追,所以纔有這個結果

“否則,死傷的數量恐怕不敢估算

周元抬起頭來,皺眉道:“漳州明縣…縣丞是劉良對吧?”

“哎是…”

鄒學清道:“他犧牲了

周元再一次沉默。

他緩緩道:“明縣給他立碑,陛下會給他封賞,這是他應得的

“至於荷蘭人…我會處理

看著周元離去的背影,鄒學清長長出了口氣,不禁感慨萬千。

“我會處理”這個四個字也太狂了,但…王爺這麼說出來,還真是讓人安心啊。

高高興興回家!

這是周元心中唯一的念頭!

馬車疾馳向前,很快回到莊園,但卻撲了個空。

侍女說,凝月和曲靈她們,都去福州碼頭了。

顯然是去接老子了啊,結果錯過了。

周元道:“那現在莊子裡還有誰?”

侍女想了想,道:“戴思姑娘

什麼!她落單了!

周元猛然看向後院,此時此刻,可洛迪雅應該還在香州,嘿嘿,等她回來,起碼三五天之後了。

不過凝月她們應該很快要回來了,該死,我最想唸的是我的凝月寶貝好嗎,戴思這種小丫頭,我纔沒有興趣。

“在想什麼?”

李玉婠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。

周元乾咳了兩聲,道:“冇、冇什麼,就是想凝月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外麵便傳來了喊聲。

“周元!周元!”

成親之後,還叫周元名字的,也隻有曲靈那個刁蠻女人了。

果然,一個高挑的身影快步走了進來,穿著輕薄的長裙,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。

她皮膚白皙,笑容滿麵,眼睛似乎在發著光,整個人明媚陽光,讓人眼前一亮。

“天老爺,想要見你一麵,比見皇帝都難呐

曲靈撲進了周元的懷裡,還冇等周元說話,便捧起他的臉吧唧了一口,笑道:“為了你,本姑娘從神京到香州,又從香州到福州府,還在這裡等了你十多天

“你麵子可真大啊!不對…”

她眉毛一掀,突然道:“不對,你臉上怎麼有味道,女人的味道

周元忍不住環住她纖細的腰肢,笑道:“小影丫頭作弄我,留下的

曲靈鼻子皺了皺,又道:“還是不對,這分明是三種味道,來自於三個不同的女人

你踏馬屬狗的啊,鼻子那麼靈!

周元冇好氣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剛見麵就要審判我嗎,彆掃興啊!”

“那倒也是

曲靈捏了捏周元的臉,咯咯笑道:“臭男人,想你很久了,今晚帶我上船試試

周元壓著聲音道:“等會兒再說

然後他才抬起頭來,張開雙手,大聲道:“凝月寶貝,快來讓大哥抱一抱,早就想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周元愣住了。

站在眼前的是一個嬌小的女人,穿著很是寬大的灰白色長裙,把身體隱匿於其中,俏生生地站在那裡,臉色微微有些發紅。

見周元有些發呆,她才小聲道:“周公子…好久不見

何止是好久不見,分明是三年有餘。

上一次周元見到阮芷,還是在當年的雲州詩會郊遊活動中。

如今仿若滄海桑田,她依舊是巡南王府的大小姐,而周元卻已經從小小贅婿,變成瞭如今大晉的擎天白玉柱了。

時間啊,過得真是快。

“是阮芷妹妹啊!”

周元笑了起來,隨口問道:“最近過得好嗎?”

洛阮芷微微搖頭:“並不太好,日子有些枯燥

“周公子,我的信你並未回覆呢,當年在香州,你並未向艾維娜女士提起我

“當時,你是想讓我繼續留在濠鏡,進而達到繼續控製我父王的目的,是嗎?”

哎哎哎…陳年舊事,何必又提。

饒是周元老臉皮厚,也有些汗顏。

而洛阮芷似乎更加幽怨,小聲道:“公子難道一點也不在意,阮芷在那邊是否過得開心麼?”

“公子如今大業已成,位高權重,可曾對阮芷有所愧疚?”

啊,周元第一次有無地自容的感覺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