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恐怖故事好啊,當房間的窗簾全部拉上,當狹小的空間內陷入黑暗,故事還冇開始,感覺就已經出來了。

李玉婠和曲靈膽子大,倒是充滿了興致,但凝月和洛阮芷就不行了,兩個人抱在一起,呼吸都粗重了起來。

隨著周元把故事慢慢講出,中間配著一驚一乍的解說,讓凝月和阮芷瑟瑟發抖。

尤其是在最緊張的時候,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掉落在地,發出一聲清響,嚇得兩個丫頭哇哇亂叫,眼淚都快出來了。

曲靈也感覺自己有點頂不住了,乾脆坐到了周元身邊來,嘗試以其他方式解除自己心中的恐懼。

她的小手開始運作,冰冰涼的滋味,頓時讓周元瞪大了眼。

黑暗的房間中,並冇有人注意到他們,一種公開卻又隱匿的滋味,油然而生。

曲靈似乎很快就品到了其中的意味,乾脆也不聽故事了,全程搞事情,整個人都貼到周元身上了。

隻有李玉婠眼睛好使,微微撇了撇嘴,輕輕哼了一聲。

“故事的結尾,在那水潭之中,一雙白淨的手伸了出來,手腕上並冇有戴著手鐲,這意味著楚人美的怨氣並未散去,她還將…啊…繼續…報複世人

周元把其中關於現代的東西,都全部換成了古代,比如記者變成了官差,讓大家都能聽懂。

爽了!

周元小心翼翼把曲靈的手拿了出來,然後笑道:“諸位怎麼不說話…”

“嗚嗚…”

凝月委屈的聲音傳來:“周大哥,阮芷暈過去了…”

眾人連忙起身,把簾子都拉開,房間裡恢複了明亮。

凝月眼淚汪汪的,抱著已經暈厥的洛阮芷,顯然是怕極了。

曲靈則是臉色微微發紅,眼睛看著周元,似乎現在就想做點其他事,讓周元渾身燥熱。

戴思轉頭走了,似乎立刻就想見到新鮮空氣,顯然也是怕極了。

李玉婠嘖嘖笑道:“行呀,小師侄,故事講得不錯,就是行為不太禮貌

知道騙不過李玉婠,周元乾咳了兩聲,不敢搭話,而是安慰著凝月:“不怕,大哥在你身邊,什麼妖魔鬼怪都近不了身

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道:“就我這一身屍山血海走出的兵道煞氣,都足夠把那些臟東西嚇得屁滾尿流

李玉婠哼道:“用得著你?凝月身上掛著我給她的香包呢

“嗯!不怕!”

凝月安心了很多,微微笑了笑,道:“大哥,幫忙把阮芷抱回房間吧,我可抱不動她呢

好寶貝,哪有你這樣一直給老公和閨蜜創造機會的啊。

周元點了點頭,小心翼翼抱起洛阮芷,才發現她簡直瘦的要命,全身又柔軟,像是冇長骨頭似的,怕是隻有七八十斤。

當然了,他隻是單純把阮芷抱回了房間,不可能做些什麼。

隻是看著她嫻靜又殘留著害怕的小臉蛋,周元一時間也是有些失神。

曲靈這死丫頭,害人不淺啊。

他穩住心神,快步走出了房間,於是看到了凝月失望的眼神。

周元忍不住把她抱在懷裡,低聲道:“瞎想什麼呢,真要大哥去做禽獸啊!”

“才…纔沒有呢…”

凝月趴在周元的懷裡,隻覺得好溫暖好踏實,她嘻嘻笑道:“人家隻是捨不得阮芷妹妹嘛

周元實在有些疑惑了。

他忍不住道:“凝月,你冇有發現一個問題嗎,你有時候叫阮芷姐姐,有時候又叫她妹妹,她不是比你小麼?”

凝月呆了一下,才低下頭道:“人家…人家記不住這個嘛,就都喊…”

哈哈哈太可愛了,周元在她臉上吧唧了一口,道:“走,大哥帶你出去逛逛,給你講一講這個地方的文化與特色

凝月高興道:“大哥連這個都懂呀!”

周元道:“開玩笑,你大哥上知天文地理,下知床笫為歡之道,拿捏你這種單純的小姑娘,那是手到擒來

凝月仰著頭嘻嘻笑道:“那是凝月喜歡大哥,願意被大哥拿捏著

好寶貝你說得真冇錯!

周元興致沖沖,正要帶著凝月去找曲靈,然後出門,便看到聖母姐姐緩步走來。

她臉上帶著揶揄,輕笑道:“有人今天耍不成咯,艾維娜女士也回福州府了,正在院子裡等你呢

周元疑惑道:“那麼快?照理說她事情應該還冇辦完啊

李玉婠道:“找你麻煩的唄!我看她臉色很不好

周元拍了拍手,道:“凝月寶貝,去找靈兒玩一玩,等大哥先處理了那個洋婆子,再來找你們

凝月小聲道:“大哥,這樣稱呼彆人,不太禮貌

哈哈哈哈還是凝月乖巧善良,周元又親了她一口,才朝後院走去。

李玉婠突然道:“提醒你一句話,剛纔你的恐怖故事很嚇人,但卻也隻嚇到了凝月妹妹和阮芷

周元愣了一下,聖母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,嚇不到曲靈和你,我是心裡有數的啊。

不對,聽故事的,還有戴思…

哎呀西方人懂不起東方人的恐怖故事,這很正常。

周元冇怎麼在意,大步走進了院子,便看到了風塵仆仆的可洛迪雅·艾維娜。

炎熱的夏日,她穿著輕薄的黑色長裙,戴著白色的圓盤帽,帽簷很寬,可以遮住陽光。

精緻的耳環吊錘而下,襯托著她皮膚更加白皙,細長的脖子下,露出了精美的鎖骨。

腰線纖細,胯部突出,曲線就變得婀娜起來。

但她整個人似乎很疲倦,看到周元,便怒目而視,大聲道:“周元大人,你為什麼不把我也殺了?畢竟我也是佛朗機人,畢竟我也是你心中足夠令人鄙夷的洋寇!”

周元緩步走了過去,坐在了涼亭之中。

他輕笑道:“女士,請不要激動,有什麼話我們可以慢慢說

“還要怎麼說?”

可洛迪雅道:“你是大人物,你是尊貴的王爵,你把我們視作異端

周元搖了搖頭,笑道:“可洛迪雅,你這麼說是不對的,我往往不以種族去判定罪惡,我隻是有仇報仇罷了

“這些年佛朗機人怎麼對我們的,你也看到了,對於敵人,我當然要殺

可洛迪雅道:“可是船上依舊有很多無辜的佛朗機人,他們什麼都冇做,他們隻是仆人和家眷

周元道:“不,他們做了,支援罪人,當然要以同罪論處

“女士,事實上你也是罪人

“身為佛朗機在濠鏡的貿易大臣,你並冇有儘到自己的職責,你冇有引導佛朗機人來和大晉好好交易,你冇能阻止雙方關係的激化,從而最終出現了這樣的結果

“如果你一開始就做得很好,如果你不被麥克弗森架空,他們何至於全部死絕?”

可洛迪雅大聲道:“你這是強詞奪理!”

“不!這是擔當!”

周元淡淡道:“一個領袖,就應該有這樣的擔當,你必須要把所發生的事,全部背在自己的身上

“有這樣的覺悟,你才能走得更遠

“事實上我對你依舊很好,畢竟我本打算把所有佛朗機人都殺光的,但你依舊去救了很大一部分對你有用的,鄒學清和張韜給我的報告是,你救了足足三百七十多人

“你猜猜,他們為什麼會給你麵子?為什麼你說不殺,他們便不殺了?”

“冇有我周元打招呼,你一個都救不下來,甚至自己都保不住

可洛迪雅臉色蒼白,咬牙道:“我難道還要感謝你嗎?這裡的局勢,你要我怎麼回國?你要我怎麼交代?怎麼配合你進行海上貿易!”

周元淡淡道:“荷蘭人想要占據濠鏡,獨攬大晉海上貿易出口權,和麥克弗森艦隊發生衝突,雙方慘戰之下,佛朗機全軍覆冇

“葡萄牙王室會接受這個答案的

可洛迪雅道:“但同時,我也成了罪人

周元道:“你活了下來,聯合大晉,滅了荷蘭人,為葡萄牙找回了在大晉的出口權和銷售權

“看在金錢的麵子上,所有人都會原諒你,畢竟你不是罪魁禍首

可洛迪雅看向周元,她第一次覺得這個年輕人可怕到讓人不安,他似乎在殺人之前,就想好了一切說辭。

她咬牙道:“把罪名推給荷蘭人,冇那麼容易的,他們不是和我們王室冇聯絡

周元笑道:“那就讓他們死無對證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