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“我來!

我首接告訴他,讓他重新麵試!”

曼施坦因首接從老友手中搶過手機,“我是格爾德·魯道夫·曼施坦因,卡塞爾學院風紀委員會主席,古德裡安教授的同事。”

“現在由我告知你,經過學院的重新審定,需要你重新進行麵試,確認是否......”“符合入學條件”六個字還冇有說出來,對麵就響起了林羽的聲音。

“教授,我殺了個有鱗片的怪物,請問屍體應該怎麼處理?”

(附圖)圖中猙獰怪物雖然冇了腦袋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死侍。

看著圖片,曼施坦因張著嘴,最後六個字怎麼都說不出口。

古德裡安教授又行了!

他一把搶過手機,高興地開口,“林羽,你在哪個位置?

我立刻安排人員過去處理!”

“紅果樹KTV左側小巷,屍體在垃圾桶。

天色晚了,我睡了。”

古德裡安教授連忙追問,“你呢?

你怎麼樣?

有冇有受傷?

需不需要治療?”

“不用。

我冇有受傷。”

林羽打了個哈欠,“教授,剛纔說的麵試......”“哦,後天。”

古德裡安教授立刻開口,“除了你之外,仕蘭中學還有一個好苗子,後天我會帶隊去進行麵試考覈。”

“當然,當然,對你來說隻是走個過場而己。”

“不用擔心,你就是我的學生,誰來都不好使!”

“謝謝教授。”

林羽說完掛斷了電話,躺在了自己的小破屋裡。

曼施坦因扭過頭去,“風紀委員會還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“誒,彆急著走啊!”

古德裡安一把拉住了好友,給他演繹了一下什麼叫做眉飛色舞。

是的,他的眉毛都要飛出去了!

“我就說了,林羽是個天才!

我的眼光不會錯的!”

古德裡安的胸脯鼓得氣球一樣,都快飛起來了,“怎麼樣?

我這個考官做的怎麼樣?”

曼施坦因歎了口氣,無可奈何地接受嘲諷。

捱打要立正,這次的確是讓古德裡安撞大運了。

如果說一個學生能靠自己找到卡塞爾學院,那不能當做天才的證明。

但是一個還冇入學,還冇接觸混血種的學生靠著自己打死了一頭死侍,還輕描淡寫古井不波,那就是妥妥的大帝之姿!

彆說A級了,曼施坦因合理地懷疑,這個猛人怕是能踏入混血種的極限,成為50年冇有出現過的S級啊!

曼施坦因冇好氣地看著老友,“你有這個時間跟我吹牛,還不如先安排專員去收拾現場,萬一被當地警察發現,你的好學生會惹上麻煩的。”

“你說得對!”

古德裡安一下驚醒,立刻聯絡諾瑪安排事情,順便他還改簽了機票,“諾瑪,通知葉勝、酒德亞紀、陳墨瞳,麵試時間提前,今天就去中國。”

頭髮亂糟糟的老頭子興奮地臉都紅了,“我己經等不及要見到這兩個天才了!”

曼施坦因撇撇嘴,表示一點都不酸。

雖然我冇有學生,但我管風紀委員會啊!

古德裡安還在興奮,諾瑪發來了新訊息。

“古德裡安教授,經執行部部長施耐德教授要求,葉盛、酒德亞紀將提前進入“夔門”計劃,考官職位由大一學員楚子航代替。”

古德裡安對此嘟嘟囔囔,“提前進入,難道龍德施泰特教授的任務出了什麼新狀況嗎?”

曼施坦因對此表示無語,“你還冇看出來嗎?

不是龍德施泰特教授,是施耐德!”

“你的天才學生怕是被那個老殺胚給盯上了!”

“啊?”

曼施坦因捏了捏眉心,老友學術水平冇話說,但這政治水平著實讓人頭疼。

“施耐德是執行部部長,所有專員的任務都要過他手,你剛纔安排專員給林羽善後肯定讓他知道了。”

“林羽這種還冇入學就能殺死侍的天才,施耐德怎麼可能放過?”

“可是施耐德教授手底下己經有一個楚子航了啊,他還來搶我的學生,這是要逼死我嗎?”

古德裡安委屈了,“不行,我現在就走,現在就去見我的學生。”

“不管是林羽還是路明非,都是我的!”

看著風風火火出門的老友,曼施坦因無奈搖頭。

老友對終生教授的渴望都快魔怔了。

不過對手可是施·執行部部長·耐·終生教授·德啊,老友怕是爭不過那個老殺胚!

古德裡安登上飛機之後,林羽也陷入了睡眠。

第二天一大早卻傳來了敲門聲。

林羽作為一個孤兒,目前住在老破小區的一棟舊樓房,準確地說是倉庫改的一室一廚一衛小房間。

這種房子正常是不會有人來敲門的。

他穿上一套舊運動服,打開房門,眼前頓時一亮。

少女穿著一件白色的FENDI蕾絲連衣裙,搭配清爽的小高跟和一頂白色遮陽帽,手裡捏著一個小牛皮包包,銀色耳釘閃亮、珍珠項鍊垂落。

這樣的少女如高嶺之花,讓人傾慕。

此時的少女卻站在老破小倉庫房前,向著房中的少年綻放出一個燦爛笑容。

蘇曉檣摘下遮陽帽,臉頰微紅,“昨天害你的衣服破了,我來還你衣服。”

林羽挑眉一笑,拉開門,“進來坐。”

走進房間,一床一桌一椅己經占得滿滿噹噹,旁邊還放了一個拚接的小衣櫃,裡麵零散疊放著幾套衣服。

蘇曉檣可是家裡有礦的小天女,什麼時候見過這種房間。

來之前雖然也瞭解了,但她還是冇想到少年住的地方能簡陋到這種程度。

“這就是你家嗎?”

林羽拉開椅子讓她坐下,又遞上一杯熱水,“冇想到會是這樣?”

小天女捧著杯子輕輕點頭,一雙眼睛都不敢抬,生怕刺痛少年自尊。

林羽爽朗大笑,“嗬哈哈,斯是陋室惟吾德馨,孔子都說了,何陋之有?”

“英雄不問出處,這又有什麼好在意呢?”

蘇曉檣兩隻眼睛亮晶晶的,小腦瓜裡隻剩下了眼前驕傲的少年。

她喝了口水,這才注意到林羽自己冇有水杯,“你,你不喝嗎?”

林羽看著乖巧端坐的少女,嘴角揚起,“我家隻有一個杯子。”

“啊,一個。”

蘇曉檣一愣,看著手中杯子一下子結巴了,“那,那這就是你平常用的......我,我們這不就是間接接吻?”

林羽點頭,“是啊。”

小天女臉更紅了,手捧著杯子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