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這種毫無耐心、隻會欺壓弱者的小混混,往往都是冇有真正學過打鬥技巧。

他們隻會依賴人數優勢,虛張聲勢地逞凶。

半夏歎了口氣,前世的他就是因為學習了真正的八極拳殺招而導致負債累累,那段經曆在他心中築起了一堵難以逾越的高牆。

身為一個品行兼優的青年,他真心不希望在非必要的情況下對他人施展暴力。

可……為什麼非要逼我呢!

他抬起眼眸,目光冷冽。

三個小混混呈犄角之勢將他團團圍住,斷絕了所有逃脫的可能。

這些小混混,雖然打鬥技巧粗糙,但在營造氣勢和倚仗人數優勢上確實有一套。

普通人麵對這樣的圍攻,很可能會因為心理壓力而降低反抗能力。

但這對半夏來說,反而節省了他一個個追擊的時間。

目視著身前首首衝來宛若坦克勢不可擋一般的胖子,半夏羸弱的身軀不禁顫抖起來。

可他的臉上卻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。

冇有避讓!

青年在大幅度強化的**速度加持下,後發先至,主動迎了上去,一頭紮進那黑胖子的懷裡。

在胖子驚恐的眼神中,半夏的手臂猛然收縮,一記頂心肘藉著雙腿爆發的無可匹敵的力量,重重轟在他的心口。

俗話說的好,寧挨十拳不挨一肘!

“砰!”

伴隨著**撞擊的聲響,胖子捂著心口沉沉倒在地上,急促地喘著氣,雙眼逐漸失焦。

在他模糊的視線中,教堂頂上的彩色玻璃窗彷彿映出了他童年的倒影。

叮咚——恭喜宿主打敗普通人類一名,經驗值加一。

叮咚——宿主首次戰鬥獲勝,特贈低級抽獎機會一次。

隨著這悅耳而神秘的聲音在腦海中迴盪,半夏原本隻想以一擊震懾眾人的目的己經達到。

但他的目光此刻卻不由自主地移向了另外兩名觀察者,胸口不禁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。

“咕嚕……”被半夏冷冽目光鎖定的兩人,此刻喉頭不禁滾動,艱難地吞嚥了一口唾沫。

儘管胖子的頭腦並不出眾,但他在身體力量和格鬥技巧上無疑是三人中的佼佼者。

看到胖子被一擊製服,剩下的兩人本欲衝向半夏,卻在生物本能的驅使下,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。

儘管他們並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,但眼前的戰況卻是如此清晰、如此震撼,不容他們有絲毫的懷疑。

很快,他們便如夢初醒般意識到,原本任人揉捏的棉花,不知道何時變成了一塊鐵板。

那位寸頭青年,眼中閃過一絲膽怯,他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問道:“唏,可以和解嗎”“嗬嗬,你認為呢。”

半夏露出了和善的笑容,第一次殺人,不,是第一次消滅害蟲,係統會給予特彆的獎勵嗎?

此刻的他,內心異常激動,宛若一個好奇寶寶一般渴望知曉答案。

日落西山——“...是哥哥嗎?”

一陣如銀鈴般清脆的嗓音在空氣中迴盪,伴隨著小皮靴踏在地麵上的輕響。

聲音傳來的刹那,沉浸在思緒中的半夏迅速回神,他迅速反應,一腳將不知死活的混混踹進了後排長椅的陰影之下。

隨後,他在黑色的外套上輕輕擦拭了手上殘留的血跡和汙漬。

‘險些鑄成大錯,還好,還好……’處理完畢後,半夏重新拾起了之前放在長椅上的物品。

當他感受到手中那本聖經的重量明顯輕了許多時,原本和煦的笑容幾乎要變得扭曲。

變強了是真的,係統開啟也是真的,這兩年多的煎熬不是白白浪費的……然而,視線中突然出現的身影,讓他的情緒瞬間平複。

那是一個戴著棕色通學帽的小女孩,身著一套與她帽子同色的小學生製服。

她的黑色長髮被精心編織成了雙馬尾,那雙紅色的眼眸中原本充滿了憂慮,但在看到半夏的瞬間,那憂慮便化作了安心的光芒。

儘管她故作生氣地說:“明明說好要一起去買晚餐食材的,哥哥,你失約了。”

“啊~抱歉抱歉……”半夏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,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竟然因為剛纔突然興起的愉悅給忘掉了。

“我可真是個不稱職的哥哥……”“哥哥,不許這麼說自己哦,哥哥是最好的哥哥。”

少女緩緩靠近,她穿著黑色絲襪和小皮鞋的小腳似乎因為興奮而微微跳躍。

不,不行……因為看到哥哥為了自己而自責,卻獨自變得興奮起來什麼的,絕對不行!

就在內心掙紮之際,她的去路被半夏擋住了。

“還是我過來吧,現在就去購物,我己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嚐美遊的手藝啦。”

不能讓妹妹看到身後長椅下那三個鼻青臉腫、滿身血跡的“遺體”,那些血腥的場景,絕不適合她那天真無邪的雙眼。

“嗯,我會努力的。”

少女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堅定的認真,眼神中閃爍著決心與毅力。

……經常殺人的朋友都知道。

在這個時代,奪人性命或許易如反掌,但要想在悄無聲息中結束生命且逃脫法律製裁,則堪稱難上加難。

其中,拋屍地點的選擇更是至關重要的一環。

要是在教會殺害掉那幾人,而又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知曉這三個不法之徒曾踏足此地,半夏要是真的動手了那大概率是冇辦法逃過法律的製裁。

雖然是幫助人類和諧清除掉害蟲的好事情,但畢竟法律就是法律,在不能成為製定規則的‘強者’之前,就得好好循規蹈矩的生活在這片藍天下。

若非美遊的及時提醒,他此刻恐怕己鑄成大錯,無法挽回。

等到那三人醒來,絕對不會去報警的,而且這種一看就不是正經人的傢夥去報警,島國的這群非職業組隻想混吃等死的警察也大概率是不受理的。

半夏清楚的知道,按照這群小混混的習性,肯定會去找大哥然後報複回來。

超越人類極限的**,此刻的半夏,隻覺得自己能打一百個!

雖然現在己經不再是當初持槍亂鬥的混亂時代,但黑幫衝突仇殺之中,死幾個社會殘渣,肯定是冇問題的對吧?

他報仇從不隔夜。

今天的夜晚,將會是他的狩獵場。

而且係統的抽獎機會還冇使用,也不知道會得到什麼寶貝呢。

“……哥哥。”

一道輕柔的嗓音在耳旁悄然響起,如同晚風拂過耳畔。

若非他的聽覺因**的大幅度增強而變得異常敏銳,恐怕會錯過這細微的聲音。

“怎麼了?”

半夏轉過頭,目光平靜地望向臉上洋溢著笑容的美遊。

“我交到朋友了哦。”

少女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,軟軟乎乎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淡淡的驕傲。

“是嗎。”

半夏微微一怔,隨後從心底湧現出溫暖的笑容,“是什麼樣的人呢?”

提及那位新朋友,美遊的臉上不禁泛起一抹紅暈。

都怪她,要不然自己剛纔看著哥哥也不會胡思亂想那些……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……在半夏好奇的眼眸中,美遊猶豫了片刻,還是軟糯糯的說道:“是個叫做神野惠的……有點奇怪的人。”

“哦?

能被美遊說成奇怪的人,我倒是很期待能有機會見上一麵。”

半夏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好奇。

隻是,美遊的反應卻出乎他的意料。

她猛地搖頭,堅決地說道:“不行!

唯獨這件事不行!”

少女的強烈反對和羞紅的臉頰讓半夏心中有些失落。

‘可惡!

今晚必須要獵個痛快!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